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作者:过瑞兴 加入日期:2013-9-23 录入:顾龙 点击:1020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作者:过瑞兴 加入日期:2013-08-27 录入:顾龙 点击:348 
--------------------------------------------------------------------------------
 
知青轶事(沤麻) 
作者:过瑞兴 加入日期:2013-08-27 录入:知青 点击:3 
--------------------------------------------------------------------------------
 
知青轶事(沤麻)

    麻绳在农村是少不了的生产物资,连队的马车、牛车用来拉套的绳子、车上用的大煞绳(一种较粗的长绳子,用来捆车上装的货物,如拉柴禾等)及一些生产用的小捎绳等,一年的用量也不少,除了少量的马缰绳等非麻类绳子购买外,大部分的麻绳是连队自己种些麻后,用麻筋自己搓打的。当时,连队后勤一名老职工外号叫“老卡片”的是搓绳子能手,连队所用的绳子,大多出自他的手。
    为了搓打麻绳,每年连队都会种上几亩地的麻,到9月上旬,麻成熟了,此时正缝老职工放假(扒炕、抹墙、打柴禾),大多年份的收割麻、沤麻的工作由知青来完成。约在73、74年的秋天,连队安排我们20多个知青,把场院西面的几亩地麻割掉后沤起来,反正放假在宿舍呆着,没啥事,去挣两个“钩”也不错(这里讲的“钩”是连队记考勤的代号,出勤就画个“钩”,一个“钩”就是1块2角5分),我们20多个人在居文祥、柯惠民的带领下,去完成割、沤麻的任务,我也是其中之一。
    割麻可是个力气活,麻杆有2米多高,比大母指还粗很硬,不化点力气是割不下来的,劲使不好,还容易割手、割脚。割下来后打捆也有讲究,不能太大,捆的直径一般不能超过15厘米(捆太大了,在水里一泡,份量太重,起麻时就困难了),还要扎二道腰(这样在沤的过程中不会散掉,也便于起麻时在水中将腐烂物涮洗掉)。虽然割麻是新手,但架不住人多,俗话说,“人多好干活”,不到一上午麻就割完了,用一台老牛车把麻捆拉到麻地边上的大水塘边上,下午的活就是沤麻了。午钣后,我们就做沤麻的准备工作,用细一点的麻,编两根“麻辫”,每根有40~50米长左右,是用来捆“麻筏”的,一个麻筏约10多米长(因水坑的长度所限)双股兜底捆,上下就是4根。“麻辫”编好后,用一根杨木椽子插在水塘的中间,将“麻辫”套在杨木椽子上固定位子。接着就顺着“麻辫”将麻捆整齐的码在水里,厚度约麻捆的4层左右,女同志将麻捆往水里扔,男的站在水里,把麻捆整齐地码好(捆的粗头(根部)朝外,小的一头(麻梢)压在里面,这样有利于麻的发酵),9月初的黑龙江,在水里还是很凉的,大家分成二伙(做成二个筏子),一个多小时,将麻全都码好了,再用“麻辫”将码好的麻扎牢,不让其散掉,码好的“麻筏”很象南方的竹筏,就是不会动,固定在水塘中,让它自然发酵。然后我们在码好的“麻筏”上铺上草(铺草是因为上面还要压泥,为了不让泥弄脏麻。),再用土将浮出水面的麻捆全部压浸在水里,使其充分的发酵,沤麻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接下来是过三、四天等麻沤好后起麻了。
    三、四天后,麻沤得差不多了,原来水清有鱼的美丽水塘,变成一个臭水坑,清水变成了黑水,死鱼飘浮在水面上,老远就闻到了臭味。臭味来自麻的发酵,沤麻的目的就是让麻腐烂发酵后剩下麻皮的纤维,其非纤维部分经过几天的发酵,都腐烂掉了。眼看着一潭臭水,闻着就恶心,但人不下去,麻是不会自己上来的。还是这样,我们几个男的先用铁锹将压在“麻筏”上的土推到水里,再下水站在齐腰深的臭水坑里,将沤好的麻在水里涮,把腐烂的叶子等涮掉后,将麻捆往水坑边上扔,岸上的人将麻捆拖到边上竖起来支好,中间要留有空隙,让其通风,尽快晾干,不能让麻焐了,如焐了,麻筋就没有韧性,一拉就断了,搓出来的绳子就不结实。一个多小时,起麻的任务完成了,我们几个在水里涮麻的滋味是终身难忘的。在岸上拖、码麻的战友也一样,浑身都被臭水弄湿,一身臭气,尽管这样脏累,但大家还是被一种精神激励着,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这也是我们知青的历练,有了这样的历练,在以后的征途上再脏,再苦的活也不在话下了。
    麻晾干了,冬天,连队会利用农闲的时间,安排职工将麻皮剥下来,象纱一样拧成一卷卷的存放起来,再把它搓成绳子,就是麻绳了。
    以上是本人参加沤麻、起麻的经历,其情景一直记忆犹新,叫人难忘。

六十七团二营十八连   过瑞兴
2013年8月27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