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薛仲迪 :手表琐忆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3-9-11 录入:顾龙 点击:1220
薛仲迪 :手表琐忆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3-09-07 录入:李余康 点击:190 
--------------------------------------------------------------------------------
手表琐忆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3-09-06 录入:知青 点击:8 
--------------------------------------------------------------------------------
 
    下乡最初的日子,我还没有手表,不但我没有,多数人也都没有。早晨下地干活,食堂到点开饭,都是以敲钟为号。那时,连部旁边有个木架,上边悬一节旧铁轨,到了一定时间,就有人来敲钟,只要钟声一响,必须应声而动。可收工从不敲钟,你想,人在大地中劳动,就是敲也听不到。因此何时才收工,全凭着估摸时间。或是看太阳高度,或是见个戴表的,赶忙上去问一问。有一个大致钟点,排长们才敢发话,招呼大家收工回家。这样,生活形成规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七一年的年底,团里组织上山伐木,我积极踊跃报了名。满怀着一腔热情,在满归“十八公里”,干了整整一冬天。在山里干活有好处,除了月工资外,还有一些生活补贴。在连队月薪三十几块,到山里几乎翻一番,可以挣到六十多块。到转年开春下山时,我已经存了一些钱。带着钱回家探亲,心里觉得特充实。
    回到家恰是四月天,心情愉悦自不待言。知道我有了些钱,母亲对我说:“还是买块手表吧。外出有表方便些。钱不够的话,我给你添上。”听母亲这样说,我觉得有道理。于是决定买块表,买什么表呢,就买“上海牌”手表,那是流行的品牌。我手里有七十块钱,上海表一百二十元,所差的五十元钱,由母亲为我补齐。因为我对手表外行,为了买个放心,又托邻居王婶,在甘家口商场找人;在钟表柜台,仔细的挑选,最终选中了一块表,交了钱拿了货,这才放心而去。
    从那个时候起,我便有了手表。在生活清贫的时候,手表是珍贵的物品。那时讲究“三大件”,是年轻人的追求:一块手表,一台缝纫机,一架自行车。在农村的我们,用不着后两件,表就是最需要的。有了手表,无论出门在外,还是下地劳动,随时可以掌握时间,感觉确实方便许多。
    记得在冬季里,修水利分组包干,实行计件工资制。包给你的土方量,当天一定要完成。完成了日薪两元正,完不成次日接着干。由于工作量很大,常常要干到很晚。往往该收工的时候,上弦月已挂在天边;腹中饥饿,寒气袭人,四下里一片寂静,孤独感油然而生。这时低头看手表,时针已指向七点,于是立马收拾工具,急急忙忙踏上归途。
    戴着手表很体面。夏天里下地锄草,随意把袖子挽起,手腕会熠熠闪光,好像就有了面子,毕竟在过去时代,那是一件奢饰品。现在想来很轻浮,实在是有点可笑。
    回忆那时的手表,好像种类也分明。国产的主要就几种,比如上海牌,东风牌,还有宝石花牌等等。价位相差也不多。进口表都是瑞士的,比如梅花表,英格表,罗马表,雪铁纳等等。因为对表的关心,冬季里探家时候,偶尔去商场转转。西单有家“亨得利”,那的钟表柜台里,瑞士表琳琅满目,样式绝对是漂亮;但因为价位比较高,关注者还是不太多。
    北京老乡沈东升,家境比较殷实,戴表比较讲究。他戴着一块梅花表,是后来探家时买的。沈东升对表挺在行,说起表来如数家珍。正是在与他交谈时,我才对表有些了解,像那些名牌表,如“摩凡陀”,“劳力士”,还有“天霸、海霸”等,都是我第一次听到,因此长了不少见识。
    冬季里的沈东升,穿着算很有风度。中式对襟小棉袄(扣子是布纽扣),戴一顶羊剪绒帽(绒毛细腻柔软),手腕上是梅花手表;聊起手表的话题来,操着纯熟的京片子,绝对是地道的北京人。
    我没能力买进口表,有时戴戴父亲的表,那是块瑞士罗马表,只是年头多了,显得有些陈旧。听父亲说起,表是五十年代买的。那时在沈阳铁西区,有技术的工人吃香,挣钱也比较容易,物价又相对低廉。有钱就置点东西,表就是那时买的。与上海表不同的是,这表盘面上四个时点(上下和左右),各有一颗红色宝石(应是人造的),表盘就显得很生动。但不是完全的不锈钢,由于汗水侵蚀,表壳上有斑驳的蚀点。这块表我曾戴过,但戴的时候不多。
    其实那时的国产表,也是很皮实的,一般不会出现问题。我的这块上海表,伴随我十几年:从农场转插队,从农村到企业。一直到有一年,我弟弟换了表,把他的“雪铁纳”给了我,我这块“上海表”才“退役”,完成了一次更新换代。
    进入新时期后,随着西风东渐,表的更替速度加快了。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伊始,水货蜂拥而至。录音机,音乐带,蛤蟆镜,喇叭裤,令不由人眼花缭乱。电子手表也在其中。数字手表最多,看起来油光水滑,价格非常便宜,往往十几元一块,戴在手上挺精神。缺点就是,一般都戴不长远,走着走着就坏了。那个时候,随着潮流,我也戴过几块,戴上后才知道,那纯粹就是玩具,根本不能算手表。
    这股水货超退去后,出国潮又兴起。家里有人出国学习,从东瀛带回来手表,作为礼物送给家人。那都是有牌子的,虽然也是一般货色,但确实坚固耐用,是实实在在的手表,戴上感觉很是舒适。
    瑞士产的手表,价格相对较贵,为了表物美价廉,我至今戴的手表,还是一块“西铁城”。抛开种种的偏见,总觉得这表不错,是绝对物有所值的。
    现如今的人们,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总爱追求名牌时尚。据说,男人似乎追求三件(可能不准确):手表,钢笔,皮带。我的朋友也是如此,去塞班岛旅游回来,说是买了块“劳力士”,声称比国内的便宜,因此有点沾沾自喜。其实看表,掌握时间,是表的最基本功能,这与表的贵贱无关。
    普通人自食其力,买块好表佩戴,不能去求全责备,毕竟那是合法收入,是人家的劳动所得。时代已经不同了,再提倡“艰苦奋斗”,还怎么来动内需?若没有内需拉动,再生产如何进行?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合法。
    有一些官宦们,收入来历不明;工资名义上不多,浑身上下是名牌。前些日子,陕西有一位“表”哥,每次出行,可能就是为了炫富,戴的表的都不一样。是一水的瑞士表,据说都价格不菲。可是没有料到,记者及时跟踪,全部拍摄下来,然后进行充分曝光,揪出贪腐官员一个。一时成为花边新闻。最终此人职务被免,正在接受调查处置。真应了那句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由我的第一块手表,回忆起生活的变异。其实仔细想想,许多细小的物件,它的演变过程,都是非常有趣的,能使人感悟良多。什么叫做生活?生活就是积累。把许许多多的事物,聚集整合到一起来,再加上情感的因素,就是生活的全部内容。


                                    五十五团三连  薛仲迪 
                                        2013年9月2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