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作者:常青藤 加入日期:2013-8-6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10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作者:常青藤 加入日期:2013-07-04 录入:顾龙 点击:221 
--------------------------------------------------------------------------------
常青藤: 水饺锅里煮帽子 
作者:常青藤 加入日期:2013-07-04 录入:知青 点击:3 
--------------------------------------------------------------------------------
 
                                        水饺锅里煮帽子
                                  
                                              ―下乡生活、劳动片段回忆


       有人会问,在那生活艰苦的年代,吃顿美味扑鼻的饺子不是奢望已久心旷神怡的美事吗?水饺锅里怎么还会煮上了帽子呢?下面让我细细道来。
  当年知青们靠生产队分配粮食后,虽然年人均总量可达600斤,但是小麦占不到10%,50多斤麦子磨成面粉按75%折算也就是40斤左右,每人每天平均不到1.2两,所以这点面粉只能留着节假日或改善生活吃。20%的玉米等杂粮也就是120斤,人均每天3两多一点。当时我们12人都是正长身体阶段,难怪有人一顿能吃8个煎饼或9个窝头。幸亏有6个女生饭量小点,否则总量也不够。
  如此以来,平时只能以吃地瓜干为主食。我们又不会摊地瓜面煎饼,所以只有做成地瓜面窝头或清水煮瓜干吃。这两种吃法的最大不良反应就是人人都烧心,反酸,因含糖分较高。纯煮瓜干做法简便,没有什么学问,添上水就烧火,人人都会,煮熟能填饱肚子即可。所以大家伙也从没有什么不同意见。
  但是吃顿饺子情况就大不相同了。遇上雨雪天偶尔赋闲在家改善生活吃顿饺子,问题就有了,矛盾也跟来了。学生时代每个人在家时也都有意无意间观摩过长辈包饺子的过程。虽然各家生活习惯有所不同,但程序大致是一样的。如何做馅调馅及包法个人心里都略知一二。俗话说好饭事事多,确有一定道理。我们从开始选菜直到煮饺子,环环都有不同意见,有时还针锋相对,难以调和。可喜的是多数时候在组长的调解下,大家还能相互让让步,做到意见统一。所以有人总结说,我们组平时还很和谐团结,但是一遇到吃好饭就会出现不同意见,产生矛盾,爆发战争。当然目的都是为了做得更好吃。
  记得有一年冬天,程序进展到开始煮水饺了,有的说为防水粘稠,应放点盐,有的则说火急点就不用放盐,再说大盐粒也不易溶化,当然也有无所谓的。当时不管男女生都正值年轻气盛火气方刚阶段,有两个一男一女同学为了争理,互不相让,说着说着就大吵了起来。这时水也烧开了,掌勺的同学就把饺子下到了锅里,到了即将煮熟之际,争吵的二同学不仅没停止,而且竟然又动起了手。无巧不成书,掌勺同学刚把锅盖掀开,女同学则把男同学头上戴了一冬天从没洗过的棉帽子一巴掌给打到了饺子锅里,顷刻,帽子和饺子在滚开的水里共同上下翻滚“起舞”,其“壮观”景象可想而知。遗憾的是当时没有条件留张照片,但现在一回想起来心里就禁不住暗自好笑。起初煮饺子的同学也懵了,待反应过来则赶紧拿勺子和筷子把帽子夹了上来,这时锅里的饺子也煮破了十几个。好处是大家当时都年轻幼稚也单纯,矛盾爆发得快,和解得也快。在其他同学的调解下,两同学很快就握手言和。饺子捞出后,大家又有说有笑地围在一起津津有味的吃着“别有风味”的水饺,哪管什么卫生不卫生,是囫囵的还是煮破的,统统一扫而光。那个男同学还颇风趣地说:谢天谢地,今年冬天省下洗帽子了,这比我自己洗干净得多了。
  去年小组聚会,当着这两个同学的面,有人还提起水饺锅里煮帽子的情景,大家都乐得前仰后合,热泪盈眶,戏说这简直就是一出喜剧风波

老秦转录於50团知青网   作者   常青藤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