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作者:小三子 加入日期:2012-10-28 录入:李余康 点击:1940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作者:小三子 加入日期:2012-9-3 录入:李余康 点击:264 
--------------------------------------------------------------------------------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作者:小三子 加入日期:2012-9-3 录入:知青 点击:10 
--------------------------------------------------------------------------------
 
                                           就算是汇报

    这过日子啊也怪,开心的时侯总觉得过的太快。重回北大荒的这十来天又过去了,现在去和我们以前到农场时的心态不一样,真是一路走一路欢笑。一晃一天,一晃一天,到了要回来的时侯还真有一丝留念。到家后回想起在查哈阳的点点滴滴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但自己的水平有限,有些话不知怎么表达。       
      我这次回农场也是碰了个巧,原查哈阳的上海知青成立的文艺小分队要回第二故乡演出,戴欣大姐邀请我和夫人一起去,给我们俩的名份叫“啦啦队、后援团”。我也的确是喜欢玩,还有一个愿望就想带着夫人去自己农场走走看看。因此我也就腆着个大脸冒充文艺小分队的一员随着一起去了。这次演出有中央艺术团的参与,当地特别重视,一路上警车开道,沿途又交通管制。自己坐在大巴车上象个人物似的心里还挺不好意思的。在此我要感谢小分队成员对我的包容,谢谢你们给我这次重回第二故乡的机会。
      这次东北之行是由齐齐哈尔农垦局全程接待的。8月24日,当我们到了齐市时他们的车已在车站等了,我们原七连的几位一出站就看见史得亮大哥和王秀洁大姐站在出站口,他俩都已七十高龄了,这么顶着太阳就为看我们一眼。当时看到这情景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拉着两位老人的手流泪。王立忠知道我们的行程安排很紧,一再问我们有什么要求,他来帮着安排解决。当天晚上在王立忠陪同下,我和夫人、韩荣歧戴欣夫妇拜访了史大哥家。老两口现在和儿子住在齐齐哈尔市区的一栋复式近两百平米的房子里。屋内布置得温馨、舒适,看来是过着安心的晚年生活。在此祝他们的晚年生活愉快。身体健康。
      8月25日安排在克山农场演出,因克山农场也属于齐齐哈尔农垦局管辖。它那里现在盛产土豆,被称为东北的薯都。现已不再是单纯的卖土豆换钱了,而是实现了深加工一条龙,成为农场的支柱产业。据说一些事业有成的知青对克山农场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我对那里不熟,故也就是一名过客到此一游而已。
      26日一早我们就坐着大客车往查哈阳出发了,车是经富裕到内蒙的莫力达瓦的渠首再到平阳进查哈阳的,这样就不需在汗古尔河过江了。我们车上有许多人也是四十年来第一次回查哈阳。当车过了平阳,宽畅的公路上很气派的电子屏上打着“查哈阳欢迎您”的标语时,车上的人一阵欢呼,“我们回来啦”,连戴欣五、六岁的孙子也大喊“我是查哈阳的第三代。我也回来啦”。车窗外是整洁的马路,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看到英姿飒爽的女警整齐的敬着军礼,以及站在路边微笑着的乡亲们,让人感到格外的亲切。
      中午安排在场部一家饭店就餐,一进饭店老板就认出了韩荣歧。原来是我们连的老连长刘震的小儿子开的饭店,他叫刘亚彬,店名叫“红星餐饮礼仪中心”,底楼和地下室是就餐的大堂,二楼就是刘连长的家。刘亚彬要我转告上海的知青朋友欢迎大家到他家作客。两年前刘连长的老伴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长时间的精神压抑导至他身体状况急转直下,现在已半身不遂躺在床上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但他头脑很清醒,当我们去看望他时,过于激动又说不出话,手在空中比划眼睛里含着眼泪,让人看了很是心酸。但愿他能康复,再过几年享福的好日子。
      当我们在吃饭的时侯,原七连的李长霞来了,大家在一起亲热的聊了起来。由于小分队有纪律,规定在演出结束之前不许离队会客,所以能离开的就我和韩荣歧。当我们表示想回连队看看,李长霞马上叫她儿子开车过来,并陪我们一起去连队。车行驶在道路上,路两边的变化已经和我原来的印象对不上号了,全是水稻田,已看不见我们那时侯谷子、大豆、高梁和小麦。记得那时的口号是“粮食产量要上纲要,要超黄河,要赶长江”。(我的印象是:纲要400斤/亩,黄河600斤/亩,长江800斤/亩。)现在的亩产早就过千斤了,高产的已达到1200--1300斤了,北大荒已名符其实的成了我们国家的北大仓。我们查哈阳农场一年可为国家提供15亿斤的粮食。
      在经过朝鲜屯时,李长霞给我们介绍现在屯里已没有多少朝鲜族村民了,其中有的去了韩国,有的迁往靠近鸭绿江边的地区,还有的年青人也到发达城市去打拼,就是没人去朝鲜。留在屯子里已没什么人了。到了原五连车拐弯进了去七连的道路,这条路已一直修到了太平湖。是06年施工修建的,但现在已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了。小白桥还是安分老实的躺在那里。桥头上坐着几个来捞鱼的老乡,他们说这鱼不用钓也不用,看见鱼来了就用网蔸捞就行了,真他吗斜了门了。我们那时侯咋就看不见有鱼呢?难道是那时知青多,在上游都捞光了下不来,现在都返城了没人捞了吗?当年我们栽下的筷子头大小的树苗已长成了参天大树。进村的路到是修了好几条。就是质量一条不如一条。进了连队眼前看到的景象还不如那时我们在的时侯,整了队里还住着不到三十户人家,多数的房内已是人去屋空,也听不到鸡鸭的鸣叫声,显得十分的荒凉。北屯和东南屯已没有了,当年的壮劳力也变成了用三条腿走路的耄耋老人,他们的子女有的远走高飞,有的买房住进了场部小区的居民楼里。当年知青们住的宿舍现在成了老乡们的家,他们又在门前东搭一个猪圈、西垒一个库房,不经指点跟本就认不出那儿是那儿了。官方的解释是:原来的居民点不再改建,将统一搬迁到总场的居民小区去。今后原来的一个个连队只是一个作业区。整个农场要城市化,听得让人精神震奋,就是不知什么时侯。怎么说也是一万年太久,要只争朝夕啊。可能是天气有点炎热的原因,村里也见不到什么人。几个骑着车的年青人用新奇的眼光看了我们一眼就一溜而过了。我们在烈日阳光下走着心里多少平添了几分惆怅。李长霞说去太平湖游玩,我上车前又看了村子一眼,心里在说:再见了七连。我还会再来吗?我还有能力再来吗?我也老了,想着想着又伤感起来,我赶紧钻进车里离开了那让我伤心又怀念的地方。
      七连离太平湖不远。但我在连队的几年里却没有去过,就知道那里还有个石头坑。车经过北干线时我还特意远眺看了一下原来的大瀑布。但车速快了点没看见,总感觉北干线没以前宽了,水也没以前多了。碍于李长霞的热情,没好意思开口去看一下当年的养鱼池。听说养鱼池已经废了,现在里面也种植了水稻。过了七连的地界,到太平湖的路变的宽畅平整起来,地势也渐渐高了起来,开始看见成片的玉米地。现在一颗玉米连杆带穗可以产出2元钱,所以老乡们都不种高梁了。我从哈尔滨一路经克山到查哈阳没见一颗高梁和谷子。我想现在那里可能不养牛和马了,要不它们吃啥呀,没了谷草总不至于喂稻子啊,稻草是不能当主伺料喂牲畜的。在太平湖的大坝上我看见湖里还有人在游泳,还有人在钓。李长霞介绍说钓鱼的每杆要收费100--300元。我想这钓鱼也就讲究个心情和陶冶情操了,不在呼能否钓着了,就是钓到了要划多少钱一斤啊。太平湖已经大面积的整修过了,现在是可供游人休闲游玩的景点了。
      这东北的冬天冷的斜呼,夏天也热的够可以的了。我们在大坝上闲逛了一会都晒得满头大汗,李长霞热诚的邀请我们去她家看看。她夫家在湖边的一个村子里,儿子已事业有成,她家拥有的机车快超过我们当时整个七连的总数了,最大的一台马力相当于十台东方红拖拉机,一年耗油就要二十几万。她说现在许多人在场部买房,平时住在城里,农忙时再下来,所以看不见什么人。我们提议还是到场部去吧,这样可以看到更多我们认识的老乡们,顺便也能看一场有当年的知青参于演出的文艺节目。就这样离开了让我不爱也不恨、不想还老想的第二故乡。

转录於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