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潘迪煌:送书日记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2-9-29 录入:李余康 点击:1986
潘迪煌:送书日记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2-9-12 录入:顾龙 点击:249 
--------------------------------------------------------------------------------
送书日记 
作者:潘迪煌 加入日期:2012-9-12 录入:知青 点击:4 
--------------------------------------------------------------------------------
 
              送书日记
    受查哈阳知青上海联谊会、《诺敏河畔》编委会的委托,由潘瑛任组长,我和黄震尧为组员的送书小组,于2012年8月23日至27日专程赴查哈阳农场,赠送《诺敏河畔》。其过程,就形成了下面的四篇日记。

     2012年8月23日
    上午九点左右到达浦东机场。阳光灿烂。不时有大型客机轻盈地爬升上初秋的蓝天。唐刘禹锡诗云:“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写的是景,也是情。
    有人比我到得还早,那就是演出队的佳丽们。她们虽然六十左右,但个个身姿曼妙,衣着入时,动作轻快,笑语晏晏,成了春秋航空值机柜台前的风景。
    我和黄震尧是专程送书的,和演出没有关系,但是因为送书小组的组长是潘瑛,她又是55团演出队的领队,利用到查哈阳的演出机会送书也是顺理成章,于是我俩便拖随其后,忝列其中了。
    飞机还是晚点了,到哈尔滨已是下午三点多。大巴奔驰在机场的大道上,车窗外闪过挺拔的白杨。风正大,吹得白杨树叶翻卷。萧萧白杨啊!那是黑土地上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了。这是真的踏在黑龙江的土地上了。边上二21连的周慧丽小声感慨:又看到白杨了,那时候我最喜欢宿舍边上的杨树趟子。这白杨朴素实在,宛如朴素实在的查哈阳乡亲,在我们的心中是永志难忘,会勾起许多回忆。我就想起七十年代某年春天,我们营部的知青在副教导员张声文的带领下,在一连干渠的下面栽了一片杨树。四十多年过去了,杨树林还在吗?一起栽树的孙家秀、张凤琴又在哪里?真的很挂念!

     2012年8月24日
    上午九点半左右,火车到齐齐哈尔。今天是齐齐哈尔农场分局接待,大巴把我们拉到了嫩江宾馆。正在大堂里办手续,一位伍拾多岁挎着相机的人走到我跟前,热情地说:我是从名单上才看到你也来了。你猜猜,我是谁?怎么猜得出啊,这么多年了!原来是原55团宣传股的干事张祥超。他让我和黄震尧、朱征一马上跟他走,有聚会。再三推辞,不允。去了才知道,是原干部股陈秋江股长做东,还有原宣传股长阎志文、卫生队长丰福寿等。还有北京知青刘玉玲夫妇、刘霞,天津知青李熙夫妇。席间,张祥超提议每位知青说说感想。朱征一说:我是今天才听说,当初是陈股长(当时他在21连蹲点)说朱征一心细,适合当医生,就推荐我上了上海的医学院。后来我就成了小儿外科医生。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才知道这一切,很激动,很感激。她站起来,很庄重地端起酒杯,向陈股长致谢,然后一饮而尽。轮到我,就接着朱征一的意思说:人这一辈子积德,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是天性、是人品、是职业道德让他很自然地就那么做了,做了也不上心,但受惠的这方却就因此改变了人生。.许多知青就是这样走出了新的人生道路,成为各级各方面的人才。人之为善,莫大于此。
    时间最公正,它会慢慢打磨掉芜杂枝蔓,在不经意间把真相、真情呈现在你面前,让你惊讶、惊喜、感叹、愤怒、悲哀、伤感、感动、感悟、感恩……
    写了上面的话,不禁对自己莞尔:我心中一直有个疑团,哪知四十年过去,在编辑《诺敏河畔》的过程中,读到某篇文章时,疑团一下子解开了。到是印证了上面话:真相不经意间呈现啊!

    2012年8月25日
    今早才弄明白,我们一行早被演出队收编,番号是啦啦队。于是坐上农场来接的中巴,由农场的警车开道,呼啸直奔查哈阳。
    今天最重要的事是下午的赠书仪式。到农场一中,负责赠书仪式的农场工会主席、知青办主任曹培杰、副主任杨国庆早已等候在。略作介绍,便驱车直奔会场——老农场办公大楼会议厅。两位年轻人守候着,会场干净、整齐,每个位置旁摆放着矿泉水,主席台上方打着电子会标:《诺敏河畔》赠书仪式,通红、醒目。
    下午两点准时开会。曹主任主持会议,副场长迟长昕、党委宣传部长、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团委书记到会。农场各级各单位派代表参加。五十多人,济济一堂。迟副场长作了讲话。黄震尧代表知青讲话。他特别强调的是,当年查哈阳农场的各级领导和父老乡亲教会了我们做“人”。今天我们能够在各个岗位上有所贡献,就是因为有了这股底气。我介绍书的编辑过程,强调了几点。首先,查哈阳农场至今仍设有知青办,说明农场一直惦念着我们。这就像一家人,孩子出远门了,老人仍然给他留着房间留着床,哪天回来了,进门有吃的,睡觉有盖的。这是一家人的感情。我们就是要把这种感情转化成文字,留存人间。其次,书的编辑、出版、发行全由知青亲力亲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或既出钱又出力,人人都是志愿者。这是一本有书号的正式出版物。发行的时候我们就决定要派专人到农场送书。今天我们捧着亲手制作的礼物,捧着我们赤诚的心来了。其次,这本书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不容辩驳的优点是真实。没有炒作、没有夸饰,真实展现当年知青如一棵棵树苗,经查哈阳父老乡亲剪叶、修枝、矫正、除草、浇水、施肥,逐渐长直、长粗、长高,后来无论移植到中国的那块土地上,都是好材料。最后,书中对查哈阳农场的旖旎风光、丰富物产有详尽介绍,是对外界的一种宣传和推介。如果能对农场今后的发展起到作用,也是对养育过我们的土地的一点反哺吧。
    仪式结束,天时尚早。赶快借车去一营和七连看看。营部大变,只有我们工作过的那栋平房还依稀可辨,周围那么大的空地已是房屋连片。它们默默地对着我,我却不知道那幢屋里有我熟悉的乡亲。一连边上的干渠水流依然清澈急湍,我们当年栽的杨树已不在。水田里稻穗沉沉,干渠边大树入云。“年年岁岁花相似”只是当年的青年人已华发苍颜。
    车进七连。路边一位老人似乎是张祥。上前端详,果然。当年的养猪班长,会养猪,脾气躁,曾犯过不大的刑案。我曾力挺他当养猪班长(当时急需会养猪的人,这又不是要害岗位),他也干得不错。如今中风才好,行动不便,但神志还清楚,注视一会后清晰地叫出我的名。我心中一热,眼角一酸。诚心相待,一至于此!一位胖胖的老人走到我跟前。半晌,才认出是张宝真,那时负责喂养小牛,活干得干净,人也乐呵呵的,现在也已步履蹒跚。后来驾驶员对我说,他和你讲话的时候好激动,两条腿一直在抖。出七连,才注意到路两边的杨树趟子,那时候只有一人高,碗口粗,下雨天我们都喜欢走在里面,草多,软软的,不沾泥。如今都已直干云霄,连绵成了绿色屏障。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人何以堪!

    2012年8月26日
    使命完成,一身轻松。
上午赵文刚召集了五辆轿车,拉着我们一行先看了农场在建的新城区,又看了十七连的稻田和太平湖。一路上惊呼声不断。我不禁想起25日上午车过陈旧沉闷的东阳、平阳,突然,眼前一亮,车驶上平坦宽阔的柏油马路,不远处一条红色电子横幅在闪动:查哈阳农场欢迎您!众人欢呼:到了!到了!这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马路齐整,花坛飘香,高楼耸立,车水马龙。今天再到连队看看,万亩平畴,秋果丰硕。查哈阳的秋天仿佛要被丰收撑破了!
    下午看演出。秋阳灼灼。我因为24日就右眼充血,受不得强光刺激,演出还未开始就先撤了。晚饭时终于看到潘瑛、孙世廉及演出队的佳丽。潘、孙二人一脸的疲惫、一脸的兴奋,和我们讲话只见嘴动,听到的是黯哑的声音。佳丽们演兴未尽,边吃边又演唱起来。听说她们演出大成功,乡亲们给予了格外的欢呼和掌声。这是在看自己家的孩子演出,多给点掌声才显出疼爱,偏爱一点也是常情。她们自费排练、自费置装、自费出行,光这份真心就够感动人。表演虽然业余,真情的表达或许更专业。
    晚上将近十点才见到贾言敬。这才知道孙家秀在北京,张凤琴已经故去。我在一营营部工作的最初日子,两位大姐曾给我信任和呵护。我只能祝愿生者康健、逝者安息。
    明早就要离开查哈阳了。挥手自兹去,不知何时是归程了!《诗经》有咏爱情的说: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这查哈阳的白杨、稻田、清流、青纱帐、熟悉的乡音以及其它一切,以后真就是“中心藏之,何日忘之”了!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