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39-41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5-11 录入:李余康 点击:1847
谭祖培:《芝麻官》39-41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22 录入:李余康 点击:74 
--------------------------------------------------------------------------------
《芝麻官》39-41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22 录入:知青 点击:2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39)——
大头变小头,小头变无头
这个故事使人难受,使人悲伤。
1991年7月初,总公司在北京召开了综合利用节能工作会议。会议主题是综合利用节能,没有多种经营内容。会议规摸不大,也没有要求各单位的领导参加,只是通知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参加。四川局是派芝麻官去参加会议的。
会议在北京总公司综合利用公司开的,会场在一个饭店里。参加会议不到100人,是身患癌症的总公司综合利用公司明忠经理主持开的。会议期间总公司濮洪九副总去讲了话。讲话很简单,是即席讲话,也没有讲话稿。内容也就是三个主如何如何重要等等。
说一下,国家撤销煤炭部成立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后,将原加工利用局的选煤和煤质的业务划归生产部,原加工利用局改名为综合利用公司。按惯例,上面的庙变,下面也得跟着变,这叫对口。这一次四川局就没有变,据芝麻官在总公司开会了解,其它的省也没变。这就是“综合利用公司”的来由。
会议开了三天散会。开完会芝麻官觉得,这叫开的啥子会?用一个重病人明忠经理主持开会。当时明忠已是肝癌晚期,是打着掉瓶开的会,参加会议的代表直掉泪,芝麻官也掉了泪。会议开不下去了,代表们请明忠有啥说说赶快上医院。明忠局长强忍说:大家要听党的话,坚持改革发展才有出路,他没说综合利用是多种经营啥的,他说不下去了。他是用担架抬走的,代表们是饱含热泪将它送走的。
芝麻官说他看透了:总公司党组“三个主体”思想根本没有当回事。煤炭加工综合利用是煤矿多种经营的大头,与兴汶那个集体经济多种经营会比,这时的大头变成了小头,小头变无头。
芝麻官回成都后没向局长汇报,他也不传达贯彻。因为他觉得没法汇报,没法传达,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贯彻。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40)——
四川重点煤矿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工作会议
这是一个不照葫芦画瓢,不鹦鹉学舌,既认真贯彻上级会议精神,又实事求是解决自己发展问题的会议,是一种既谋全局,又顾当前的实事求是态度。
1991年8月(当时苏联解体,记得清楚),省局在广旺矿务局召开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工作会议,传达贯彻总公司兴汶会议精神。会议是芝麻官筹划的,名称是他提出的,李洪棠局长的报告也是他起草的。
1,会议地点选择在广旺矿务局广元煤矿。芝麻官提出因为广旺局搞的好,有典型经验可看可介绍;那里新买的军工企业的房子大,住宿条件好,可以同时办个多种经营产品展览会。
2,会议的名称。芝麻官提出:不能照葫芦画瓢,把多种经营放前面,集体经济放后面,叫“四川重点煤矿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工作会议”。为啥?因为煤矿多种经营是个大范围,综合利用、集体经济是其中的一部分,而集体经济是很小的一部分。“三个主体”讲的多种经营,不是单指的集体经济,也不是单指综合利用。就所有制来说,也就是全民、集体两部分。所以会议取这样的名称才能名正言顺。会议的主题就是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全民的多种经营是主要的,集体经济的多种经营是次要的,因为是贯彻兴汶会议精神,在会议报告里和讨论时,无论是总结过去,还是分析当前,以及布置下一步工作,主要是讲全局的,讲全民的。全民的也不是只讲综合利用,机械制造,冶金,包括白灰沙石,全民的服务业,种植养殖业都纳在一起讲。社会事业单位不算多种经营不讲。集体经济也单独讲一下。这是与兴汶会议的不同之处。兴汶只讲集体,不讲全民。上述意见洪棠局长也没意见就这样定了。
3,会议的工作报告。芝麻官提出为洪棠局长起草的报告里,除传达兴汶会议精神外,根据四川的实际情况,要着重解决以下问题:
一是明确“三个主体”中多种经营的范围和发展方向。
首先是明确定义经营范围。除煤炭生产经营、基本建设外,其它的包括机械制造等二产业,服务业为主的三产业,种植养殖业为主的一产业在内的经营项目,不管是全民的还是集体的,统统算作煤矿多种经营。全民、集体系所有制不同,是多种经营的一种分工。
其次是明确发展方向。多种经营的发展方向是面向市场,面向社会,不受行业、系统、区域的限制。原材料采购、生产的产品的销售以及提供的服务找市场,不找局长。甚至可以到国外发展。
三是明确发展多种经营当前的具体方针。根据当时四川的具体情况和实际困难,在报告里写到:“全民多种经营以综合利用为主,集体经济以回收边角残煤和发展为矿区生产生活服务为主”是发展煤矿多种经营集体经济的基本方针。这就是后来被称为“两主”的基本方针。
芝麻官为什么将回收边角残煤作为集体经济的方针呢?因为他觉得我们有经验,还有胡富国总经理撑腰。胡富国在兴汶会上就这个问题讲的很精彩,芝麻官将它这段话是写在报告里的:“各矿务局小窑这一块。总公司定了,能源部也同意。要同大矿一样进行改造……。这是一大块,好几千万吨,把这一块掉下来,不仅孩子们没法活,国家需要的煤也没有了”。
四是肯定集体经济“姓社”不“姓资”。这是对当时有一些人攻击煤矿发展集体经济是“亏了国家,肥了自己,是资本主义”的论调而强调的。芝麻官在报告写到:“关于集体经济的性质问题:集体经济姓社,不姓资。这是宪法规定的。煤矿发展集体经济是煤炭工业本身的客观需要,是安置职工子女就业的需要,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必然。而且,煤矿集体经济还是一种更高层次的集体济。它是全民煤矿领导兴办的,实质是按集体企业管理的一种企业所有制,其资产最终所有权仍属于国家。当时也只能这样,因为当时的思想还没有解放。
五是开了点口子。报告首先引用胡富国总经理在当年的工作会上提出的:“要把那些与煤炭生产无直接关系的矿务局二级企业在经营管理上分离出去,将他们推上商品生产经营(当时还不能提“市场”)的轨道上去,让它们先活起来”。
其次在就业方针上不指名的批了“大包圆”。提出组织劳务输出,放开并扶持个人自谋就业(暗指办私企),支持有条件的人求学,出国并协助为他们办理有关手续服务等等。
对于总公司在北京召开的综合利用节能工作会议,为了对上级表示尊重,也提了一句。
关于几年取得的成绩和经验也实事求是地予以肯定,对于当年和1992年的任务、工作安排和要求,以至下一个五年计划的奋斗目标等也实事求是地作了明确。
报告写出后经洪棠局长审阅定稿。
会议安排了广旺、攀枝花、芙蓉等几个单位介绍了经验,组织参观了多经产品展览和广旺的一些多经项目,进行了分组讨论。安排了大会发言。会议开了五天结束。
这次会议总的来说是成功的,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其成果:一是统一了认识、明确了煤矿发展多种经营范围定义和发展方向以及当前的具体发展方针;二是交流了经验,特别参观了广旺矿务局的大量集体经济项目和多种经营产品展览,代表们很受启发和鼓舞。广旺矿务局和攀枝花矿务局在会上介绍的经验也很受欢迎。三是明确了下一步的任务和要求。会议代表普遍表示满意,高兴而归。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41)——
太原西山座谈会,芝麻官会上放大炮
1992年1月中旬,总公司集体经济多种经营公司(已改名了)通知在山西太原西山矿务局开座谈会,要求省局和矿务局负责集体经济的处长参加,要汇报贯彻兴汶会议情况。
会议是前面提到的1993年8月芝麻官在满洲里见到的那个副局长主持的。会议开始那个副局长有点凶,一上来就说:“这次会议是听汇报,各单位要说清楚,你们是怎么贯彻兴汶会议的,汇报后交材料。当然也是座谈会,大家畅所欲言放开讲”。他说完第一个就点芝麻官的名,叫他汇报。
芝麻官想:汇报就汇报,四川的事全在我恼里装,还怕你不成。他根本没材料,开口就讲。当他讲到四川局贯彻兴汶会议时没有叫集体经济多种经营会议,而是叫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工作会议的理由时,指出集体经济是发展煤矿多种经营的一部分,而且是小头,更不能与三个主体相提并论。现在的综合利用和集体经济都是多种经营的一部分,是所有制的不同,而且也还不是煤矿多种经营的全部,其它全民办的的二产业的机械制造,化工,冶金、建材等等;一产业的种植、养殖、食品加工业、水产业等等;三产业的生产生活服务业,如餐饮,商业也有很多是全民办的等等,都是煤矿的多种经营。还有学校,医院、科研等事业单位不能算多种经营。因此应把多种经营的定义和内涵搞清楚,,不能打糊涂仗。
第二,方向方针是大问题,必须搞对。四川是面向市场方向和“两主”基本发展方针。兴汶会议连这样的大问题也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代表们热烈鼓掌。
芝麻官接着讲到:更不能一讲多种经营好像就是指集体经济,集体经济就是三个主体。要那样的话,那多种经营这个主体也太不值钱了。总公司每年200万元就可以买一个全国统配煤矿多种经营主体,那么谁便那个矿务局都可以买几个这样的主体,其不笑话。这时整个会场爆发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芝麻官接下来活锋一转批“大包圆”,的就业方针。指出自己的娃娃自己抱,自己去解决就业长期下去不行。上面下硬指标压矿务局矿,局矿就把人往现有集体经济单位挤,搞的一个人的活几个人干,一个人的饭几个人吃,这样会把集体经济搞垮的。煤矿给集体经济一定的扶持是必要的,但也不能等靠要。更不能大吃煤矿全民的。你上面对矿务局实行总承包,突破亏损指标真么办?你要把全民的吃垮,那大家全完蛋去要饭?又是雷鸣般的掌声,很多代表竟站起来长时间鼓掌。
接着就是提主张,内容也就是1991年8月四川省局在广旺矿务局召开的四川重点煤矿多种经营集体经工作会议上洪棠局长讲的哪一些。每讲一段代表们就长时间鼓掌,特别是讲到主张将待业青年就业逐步推向市场,动员和组织待业青年外出自谋就业,煤矿只能服务不收钱,更不能大包圆。当讲到上千万的农民工外出打工,有谁给他们大包圆时?会场代表一边鼓掌一边大声喊:讲得好!讲得好!
芝麻官一共讲了30多分钟结束。结束话音刚落,会场里代表们鼓掌长达好几分钟。
总公司集体经济多种经营公司那个副局长有点意外,也不好表态。他叫芝麻官交材料。芝麻官说我没写成材料,我的材料都在脑子里,今晚写出明天上午开会就交给你。
第二天芝麻官将书面汇报材料交给那个副局长,那个副局长问芝麻官签字没有?芝麻官回答说:“你自己看,我历来是文责自负”。
休会时很多代表对芝麻官笑,有的还拥抱。说:“你这大炮放的好,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
接下来是参观。西山矿务局的集体经济也主要是搞媒炭。其它也搞了一些,与四川的情况差不多。
西山矿务局很热情,办了招待还照相。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