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36-38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5-8 录入:李余康 点击:2176
谭祖培:《芝麻官》36-38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18 录入:李余康 点击:107 
--------------------------------------------------------------------------------
《芝麻官》36-38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18 录入:知青 点击:4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36)——
小打下闹,也有成效
还是说四川重点煤矿的故事
加工利用处里的人有变化。1988年,加工利用处里的人也有变化。付之俊3年前调局纪检,林昇柱接任副处长,谢龙文早已退休,杨建伟也早已调地方处。林昇柱是官兵一身管选煤,付炳荣独自一身管煤质,搞综合利用的吴德全、邓建华当年退休。就剩下一个殷怀昆带一个冯安搞综合利用。李玉灼管环保不变。王新培还有病,真正能干集体经济的只有包英彬。那时局里编制少,庙设的越来越多,怎好向局里要人呢?
人少也得干。选煤担子重,林昇柱一身担。综合利用有殷怀昆和冯安,芝麻官和包英彬抓集体经济。
集体经济已管了快两年,刚有点头绪。男孩可以去挖煤,那女孩呢?芝麻官还是到煤矿看。他在攀枝花矿务局建材厂看到他们做冰棍受到启发,全是女娃娃,身穿白大褂。刘久文厂长对芝麻官说,他那个冰棍厂日产10000只,不够卖。原料主要是淀粉、糖、和小豆,要是有牛奶就更好。每只卖8分钱,一天能卖800元,去掉成本,每天可赚400多元,安排有10多个女娃娃,加上卖冰棍的能安排20多个人就业。
芝麻官反复看:设备很简单,一台压缩机,十几个氨气钢瓶、几个盐水漕、几个冰柜、一些冰棍摸子,再就是有一辆往各批发点送冰棍的小货车和200多平方米的厂房。不算厂房加在一起投资不到8万元。每年生产200天,每年产值16万元,利润8万元,一年就可收回投资。
在攀枝花,赵文古经理要芝麻官帮助他搞个斜槽洗选厂,可以安排一些女娃娃。产点精煤炼土焦,年产2万吨就可以。2万吨土焦炭可卖160多万元,利润也有50万元。他还领芝麻官去看了山坡上的场地和煤源。芝麻官说环保问题市里能让干嘛?赵文古说搞改良土焦,污染小,市里也同意。赵文古还说太平沟里当地人也在干,我们为啥不能干?
芝麻官说。“只要市里让你干你就干”。
赵文古说他没有搞选煤的技术员。芝麻官叫他去找巴关河洗选厂的张守文厂长。芝麻官说我也打电话给张守文说说,他肯定能帮忙。钱的问题你先凑点,先把上煤排矸系统搞起来,钱多洗选部分上铁漕,钱少上砖漕或石漕,精煤落地堆起就可以。那里有水有电,应该不是问题,芝麻官答应想办法给解决点钱。
芝麻官在那里呆了好几天,发现他们为群众生活服务办的的小项目还有很多,如加工劳保服、搞针织品、作服装、做手工艺品、开小卖部、洗衣房、理发馆、照相馆等。里面很多都是女娃娃。
芝麻官还是去宣传。接下来他就到各个矿区去宣传。广旺、达竹最积极,华蓥山也可以,就是芙蓉矸石山没啥煤,即使能搞点也是无烟煤,搞简易洗选没价值。
煤矿的积极性搞,芝麻官更愿意帮。搞冰棍等小项目他只宣传不管钱,各自出钱搞。华蓥山绿水洞煤矿在山上养的有奶牛,他搞的冰棍是奶油冰棍,一只卖一角钱,矿工和家属子女吃后直说有营养。
芝麻官的强项是搞煤。那个矸石山搞综合利用他把它当成宝。搞集体经济他发现里面有钱,煤就是钱。至于搞边角残煤,开小井,大井里套小井啥的,煤矿的人会搞。因为老公在井下采煤,老婆孩子在矸石山检煤,你说怎么会没有没煤……?至于怎么弄,矿上生产部门会安排,绝对会保障娃娃们的安全。
烟煤矸石山有搞头。怎么弄,芝麻官的处里有技术,没有技术的单位他们就去帮忙。光他们帮助搞的有:
达竹金刚煤矿矸石山矸石洗选系统,每年回收商品卖一万多吨;
达竹柏林煤矿矸石山矸石洗选系统,每年回收七八千吨商品煤;
达竹铁山南煤矿矸石再洗选系统,给了钱,不知啥原因没搞成;
华蓥山绿水洞煤矸石山矸石洗选系统,给了点钱搞成了,每年回收7000多吨煤。
广旺唐家河煤矿矸石山洗选系统加炼改良焦。每年也可以搞5000多吨改良焦,洗选部分是矿务局加工利用处单宝兴处长帮的忙,改良焦是芝麻官帮的忙。
因为达竹、华蓥山两个矿务局已上划为全国统配煤矿。所以包括攀枝花赵文古那个斜漕洗选炼改良焦项目,都到部集体企业局要到了点钱。
都给了点钱:
7年时间,部集体企业管理局一共给了四川125万元钱,家家都给了点。很照顾了,他每年才几个钱。感谢、感谢他们!
省局也表示了点小意思,每年也安排10几万到30万,7年一共给了200万元。已不错了,省局有啥钱,还不是提的各矿务局的那点小钱。
芝麻官每年都要到各个矿区去宣传,广旺、攀枝花有的年份还去两次,因为那是重点,他们干得好,典型经验多。
到了1990年,攀枝花大大小小的集体经济项目在矿区星罗棋布。他们开始由集体企业公司的人带队,组织待业青年到广东、深圳去打工。在就业观念上有突破。广旺矿区集体经济也发展到一定规模。
初步见效。据芝麻官保存的资料。到1990年,经过4年的发展,四川各重点矿区发展集体经济已初步见效,其主要指标如下表:

序号 项目 1986年 1990 4年累计 变化+ - 
1 当年集体经济单位(个) 248 475 +227 
2 当年在业人数(人) 4500 22900 +18400 
3 当年营业额(万元) 4329.00 13300.00 +8971.00 
4 当年回收和小井煤(万吨) 2.50 48.00 +45.5 
5 4年纳税(万元) 1400.00 
6 4年利润(万元) 1300.00 
7 4年安排就业(人) 17896 
8 4年发工资(万元) 10500.00 
9 4年投入(万元) 5475.00 

中 4年部扶持(万元 125.00 
4年省局扶持(万元) 200.00 
4年矿务局矿扶持(万元) 3550.00 
4年集体经济自投(万元) 1600.00 
10 当年末待业人数(人) 14800 15000 +200 
 上述资料显示:四川重点矿区的集体经济已见成效,待业人数有增无减。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37)——
大环境有变化,但有点乱
小环境无大改变,对“大包圆”有疑虑
这些故事芝麻官深有感受。
有喜有忧。1991年春节后,芝麻官照例到各矿区去了解情况。看到的情况有喜有忧。
喜的是:各单位的领导重视,抓得得力;集体经济起步不错,初见成效;待业人数增加不多;就业观念有点突破,依赖思想也有一点变化,有部分人愿意自谋出路。
忧的是:大环境有变化,但有点乱,矿区的小局面没大的改变。
1,大环境有改变。经过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沿海地区发展较快,各类市场上的各种物资紧缺的状况有很大的改善。国家的政策也宽松多了,以前不能干的事现在可以干了:如外资涌入,大大小小的企业兴办;买东西不需要计划供应,企业的产品也可以在市场里自由销售,无人统购;于是城里人也活跃起来,有的做起了买卖成了商人;大量的农民外出打工,称呼也不叫“盲流”,而叫“农民工”;人们的观念也有变化,不再死守摊摊,有的已外出自谋发展。等等。
2,但有点乱。
竞争激烈。原有的中小国企产品无销路,亏损破产,大量工人失业;
市场无序西部贫困。全民经商,倒爷横行,走私猖獗,西部贫困。如官员辞官下海倒买倒卖,海南走私汽车案,远华走私油品案等等。当时有几句顺口溜反映了社会上这种状况:“大局有改变,有点失控有点乱。往东看,党政军民全经商。往南看,走私的船正靠岸。往北看,私倒官倒到处串。往西看,那里的人在要饭”。
观念落后,“姓社”“姓资”争论不休,各说各的理,谁也不服谁,“姓社”的还占上风,思想混乱。
司法标准未变。还是按计划经济时期的标准进行打击,如成都的张光武案。宇万录副局长在芙蓉矿务局当局长时,张光武是党委书记。后张光武调成都煤炭部西南物管处当主任。张光武与芝麻官很熟,芝麻官称张光武为光武兄,张光武称芝麻官为小老弟。光武兄可能是有点观念超前,他见市场活跃起来了,就在市场里买卖钢材想赚点钱。于是有人举报。成都市检察院就以涉嫌倒卖国家计划物资罪名将张光武抓起来关了好几年,直到党的十四大以后才无罪释放。记得拘留的当天,成都的各大媒体通栏大标题报道:“成都司法机关打击官倒不手软,逮住一个地市级大官倒张光武”。
诸如此类,如此等等的事还有很多。
3,矿区的小环境无大改变。
规模小。已办的都是安置型小项目,形不成规模;
效益差。为完成安置任务,将人往集体经济单位挤,一人的活几人干,一人的饭几人吃,效益差,搞不好有的会垮掉;
资源有限。能办的大部分已办,办大的没钱;
待业人数有增无减,就业形势严峻。
形势看不准。领导干部对形势难预料,等着瞧,不敢干。
面对这种局面,芝麻官对“大包圆”有疑虑。出路在哪里?芝麻官开始对“大包圆”产生疑虑。他觉得:洪绍和局长说的部党组的初衷,那是形势所迫,是好心肠,但仅有好心肠就能解决根本问题吗?改革开放已10多年,农民实行联产承包制,大家有饭吃。农民现在可以外出打工挣钱,因为国家没有对他们“大包圆”。国有煤矿职工子女为啥就要“大包圆”?这“大包圆”还不如“抱鸡婆”。“抱鸡婆”孵鸡仔护鸡仔,当鸡仔长大就不管。为什么就不能学学“抱鸡婆”呢?为什么就不能把政策放的更开放一些呢?为什么就不能把自己娃娃自己抱的就业政策改革改革呢?
芝麻官也感到无能为力,认为改革的事不是自己考虑的事,也不是部党组改革得了的事,煤矿只能跟着。
让人忧虑使人愁。更让人感到忧虑的是当时的舆论界“姓社”、“姓资”争论不休。谁要自谋出路搞点私人经济,在市场里做买卖,那就是“资本主义”,就要取缔打击。张光武案发生后就更害怕了。
不仅是芝麻官有疑虑,各单位管集体经济的领导也是忧心忡忡,疑虑重重。他们表示:我们无能为力。只能在现有条件下,尽心尽力,尽力而为。那些官倒们的事和走私的事与我们无关。那些官倒们要没有权力,没有背景干得了吗。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38)——
参加兴汶会,差点放一炮
这个故事反映的是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当时那种“抱鸡婆”心态
接部通知,1991年5月在山东兴汶矿务局召开集体经济多种经营工作会议,要求各单位的主要领导参加会议。
四川局是李洪棠局长和芝麻官去的。去前芝麻官准备了有关资料和想在会议上反映的情况材料。他带着材料,带着疑虑,带着希望去参加会议。
兴汶会议是濮洪九副总经理去主持的。会议规模很大,除各单位一把手和正式代表外,还有不少会外代表,四川也去了一位会外代表,可见大家对此次会议抱有多么大的希望。
濮洪九副总经理作的报告。一再强调“三个主体”思想,多种经营的定位明确,就是多种经营是发展煤炭工业的三个主体之一,强调这是总公司党组改革煤炭工业的重大举措。但对于多种经营的定义就十分模糊,有的认为集体经济是多种经营,有的认为综合利用是多种经营,有的认为机械制造不是多种经营,也有的认为除煤炭的生产经营和基本建设外,其它的全都是多种经营,甚至把学校医院,科研,设计等事业单位也说成是多种经营。如此等等。兴汶会议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工作的若干规定》。规定中规定从维简费中每吨煤提5毛钱用于扶持发展集体经济是新意。其它的仅是泛泛而谈,没有任何具体内容。
下午是参观。兴汶矿务局还可以,办了不少的小项目。他也搞煤炭,但更加明目张胆,竟组织老婆孩子上煤炭生产线选矸楼检快煤卖。在现场芝麻官与参观的代表聊,说:“这也太露骨了吧!”大家抿嘴笑。
第二天上午是小组会,讨论濮洪九副总经理的报告。那些一把手发言也还积极,都是些表态式的。中间芝麻官报告要求发言,会议主持人让他讲。当他刚要对集体经济就是三个主体之一和对“大包圆”提出质疑时,洪棠局长向芝麻官瞪眼,不让他说。芝麻官大概觉得这样的会只能“保持一致”,不能说别的。兴汶矿务局是东道主,质疑人家老婆孩子在选矸楼捡块煤也不礼貌。于是打住,说了几句光儿话就拉倒。要不是洪棠局长瞪眼睛,芝麻官差点放一炮。
芝麻官觉得反映个情况和提点想法的机会都没有,散会后感到很失望。
接下来的会他懒得想,跟来跟去耍。
一天胡富国总经理来讲话:“我们这次把个单位的一把手找来开个会,就是叫你们给老婆孩子解决点问题。具体怎么办?濮总都讲了。我主要是强调一下“三个主体”问题。煤矿问题多啦,关键是钱的的问题。整个行业捆得死死的,尽做亏损买卖。安全问题欠一屁股帐,还都还不起。老婆孩子一大推,总要吃饭吧,怎么办?不是要改革吗,三个主体就是煤炭工业的一种改革。现在煤炭、基本建设不靠国家不行,但国家也穷呀,哪有那么多的钱来解决煤炭工业那么多问题。所以要发展多种经营,不能只搞单一经营,否则尽赔钱,要搞多种经营赚点钱来解决点问题,例如老婆孩子吃饭的问题。如果老婆孩子饿的嗷嗷叫,井下还搞啥生产,还有什么安全?这个多种经营的思想一定要树立起来,观念要转变……。”
芝麻官听后觉得实在。称赞到:好胡总,好心肠,“抱鸡婆”。
芝麻官也有高兴事,他在会上遇见了东蒙总公司副总经理顾明和老部下潘洪顺。这是两个小故事。
先说顾明。在前面第一篇第六章《南票军事管制》那一节里已讲过,在这里在重复一下:1967年芝麻官在辽宁南票矿务局搞军管,武汉“7.20”事件发生后,武汉的造反派将陈再道叫“武老谭”意思是武汉的谭震林。南票的造反派知道芝麻官姓谭,就将芝麻官叫“南老谭”整天喇叭里叫打到“南老谭”。嚣张的不得了。顾明当时是矿务局长,造反派将他斗的脱了肛。就在当时的几天前,南票矿务局政治部主任王喜先被斗的被火车压死了,芝麻官冒巨大的风险将顾明藏,直到毛主席“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的工人阶级内部,更没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为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谈话发表后,大联合的号角吹响了,芝麻官才派人将顾明接回来。幸免于难。为此事,顾明很感激。后来双方互无音信。1991年他已是东蒙总公司副总。见面当然高兴。芝麻官藏他的事,他说他曾在煤炭部开会时对刘同信局长说过,好像同信局长回来也给芝麻官提过。记得同信局长好像说的是:“你那时胆子好大哟”。
再说潘洪顺。1961年芝麻官是坦克325团1连连长,潘洪顺是排长。1965年芝麻官调师作训科,后又调360团和兵团当股长,后有调到67团任参谋长,26年双方也是天各一方无音信,这次见了怎能不高兴。潘洪顺说他转业到阜新矿业学院当多经公司经理,也是想来要点钱。他还说说他是从坦克五师阜新坦克团长岗位上转业的。
还有一件小事。会议结束时,兴汶矿务局给每位正式代表发一件衬衣作纪念,会外代表不给。因为四川有一位会外代表。芝麻官觉得也不难:我的不要给他就完了吗。这点小事芝麻官认为不该写。其实写在这里也没有啥,让后人知道自己遇到这样的事该真么办也好。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