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33-35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29 录入:李余康 点击:1946
谭祖培:《芝麻官》33-35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13 录入:顾龙 点击:104 
--------------------------------------------------------------------------------
《芝麻官》33-35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2-4-13 录入:知青 点击:1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33)——
自己娃娃自己抱,自己去解决就业。
从本期开始,尽是扶持发展煤矿集体经济解决职工子女就业的的故事。
1986年5月,煤炭部在抚顺召开劳资工作会。我们局是钟兆基副局长和劳资处长去参加会议的。
6月的一天,钟兆基局长找芝麻官说:“部里在抚顺开了会,决定发展煤矿集体经济来安排职工子女就业,以维护矿区社会的稳定。局党组研究决定这个任务交给你们管,给你调两个人,你自己去选”。会议精神他没说。芝麻官这个人历来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啥也没有说。
芝麻官认为选人是干部处的事,他不管,后干部处从基建公司调来包英彬和王新培,包英彬是党员。
煤矿发展集体经济怎么搞?人到后他们三人全空白。芝麻官以为和煤炭加工利用一样,就是到部里去为煤矿要钱,于是就到煤矿去找项目。找了三四个月也找了十几个,写了个文件请管加工利用处的宇万录副局长签发后,12月芝麻官和包英彬带着项目去部里要钱。
第一次去部集体企业管理局。1986年12月,芝麻官和包英彬去部里。到部里后打听到集体经济的事归部集体企业管理局管,它根本不在部机关大楼里,而是在离部机关大楼几百米远租的几间平房里,自己还办个厨房做饭吃。芝麻官找到管这个事的人汇报,他一个一个审查后没表态,差点把芝麻官嘴气歪。
中午要吃饭,那里的人请他们俩在食堂吃了碗面条。
洪绍和给芝麻官说后,他才知道怎回事。下午芝麻官要找他们的局长。找到的局长竟是洪绍和,他们都认识,洪绍和就是原来当过一段时间部加工利用局的副局长。洪绍和将芝麻官一个人弄到他的办公室给说了一个多小时,芝麻官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将当时芝麻官整理的记录摘要写在这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洪局长说”:
“1,煤炭行业是个苦差事,穷差事,也是国家重要的事。部党组和部长们压力很大”;
“2,全行业干部职工几百万,绝大多数是农村的。男的在煤矿下井挖煤,家属在农村种责任田,长期两地分居,勉强糊口,部党组和部长们心痛呀”!
“3,一到农忙季节矿工们都回家去“双抢”,煤矿没人啦,任务完不成,部党组和部长们怎能不着急”;
“4,部长们为了解决干部职工的后顾之忧,费很大的努力要到了煤矿家属“农转非”政策。可问题也带来了两大问题:一是住房,一是就业。住房正在想办法解决,可就业就是个大问题。“农转非”前老婆孩子在农村有责任田,还有口饭吃,“农转非”后就没了责任田,全家人吃一个人挣的钱,矿工们的生活更艰难啦。矿工们挣的钱养不起家,直接影响煤矿的安全啦,所以部党组和部长们能不管吗”?
“5,现在国家社会上的就业都解决不了,取个名字叫“待业”,煤矿是国有企业,自己娃娃自己抱,自己去解决就业。部党组研究决定用扶持发展集体经济来解决煤矿干部职工的老婆孩子就业,使他们有口饭吃。可以维护矿区的社会稳定,也可以保证煤炭生产的安全啦”!
“6,具体怎么办?一是各级设个庙,安排一些和尚来念这个经;二是出点钱,部里每年拿200万元,撒点胡椒面带个头。省局多少也出点,表示一点意思吗!主要是矿务局出,出房子,出资源,还要出钱。还规定由各级主要领导负责,还要纳入考核指标进行考核等”。
“7,部里的庙叫集体企业管理局,就200万元钱能干啥?叫我干,我怎么干?我不正在想办法吗。名义上我们是集体企业管理局,连个办公的地方都没有,还得自己找饭吃,你来只能让你吃面条”。
“洪局长说:部抚顺会议的主要精神和当前的情况就这些”。
“洪局长接着说:你们回去也得想办法,想办法在地方弄点政策,我们也在向国家要政策。上下一起想办法,争取能解决点问题,为部党组和部长们分担一些压力”。
“洪局长说:你报来的项目放在这里,看明年能不能给安排点。200万元钱能安排啥?以后主要靠矿务局矿”。
“洪局长说:你们也别来回跑了,没有什么大的希望。下面的情况我也知道,不是部里能解决得了的,只有寄希望于国家的改革发展,但改革发展要有个过程。还是有希望的”。
“洪局长说:你搞煤炭加工利用点子多,多到下面跑跑,给下面出出主意可以吗,发现有好的典型经验报来,我给你表扬推广”。
“洪局长还嘱咐我:你不要对外说哇!我有的话有点反动,可是实情。要是有事,我可不承认。”听了他这些话,芝麻官算知道了是这么回事”。
回来后芝麻官心里很不平静。自己娃娃自己抱,自己去解决就业。洪局长说的是实情,只得按他说的来想办法。想啥办法?老办法,先到下面把情况了解清楚后再说。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34)——
问题多,靠山吃山,靠煤矿吃煤炭
1987年3月后,芝麻官带着包英彬到一些矿区了解情况。先后去了广旺、达竹华蓥,攀枝花等矿区,看到的情况差不多。问题多哇。
一是摊子小。抚顺会议前,各单位都有劳动服务公司管职工子女就业的事,办有一些为煤矿生产生活服务的小集体单位,主要是小饭馆、小作坊生产点冰棍、加工点劳保服、为煤矿搞坑木代用品和基本建设提供劳务、也有在矸石山检点脏杂煤卖等,规模不大,摊子小。
二是待业的子女多。多在家耍,有的还打架闹事,干部还得去做工作。
三是刚开张,没头绪。抚顺会议后都把劳动服务公司改成了集体企业公司,抓发展集体经济安排职工子女就业,成立不久,还没有头绪。
四是不知所以然。各单位都有一名副职负责抓,有的还兼任集体企业公司的总经理,芝麻官他们交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五是没有钱。局矿长说亏损指标还完不成,生产生活欠账多,补都补不完;安全压力大,想上套综采也没钱;大量的老婆孩子“农转非”,吃饭都困难。哪能拿出多少钱搞集体经济?
六是没信心。局矿长表态:既然部里开了会,我们还是要贯彻照办就是了。实不实现得了部里的要求,很难说。
七是依赖。那时计划经济大锅饭,管的很死,不靠单位没出路。那么干部职工老婆孩子父母的就业、吃饭穿衣、住房就医、生孩子、生死养葬单位得全包圆,除了依赖,还是依赖。
八是不愿下井。当煤矿工人有危险,干部职工不愿儿子下井当工人,煤矿只得去农村招工。因为煤矿的干部职工子女多是独身子女,老子已下井,怕要有个意外,得给自己留个根。
芝麻官回到成都心里直嘀咕:加工利用刚干出了点眉目,又给压这么大的担子,真是!难是难,还的干,撂挑子就不是共产党员。
下面的情况大体已清楚,接下来的就是谋划想办法。
发现了一种项目。芝麻官想来想去还是洪绍和局长的一句话启发了他。洪局长不是说矿务局可以出房子、出资源吗。对呀,这不就是靠水吃水,靠山吃山,那我们就不会靠煤矿吃煤呀。煤是我们的强项,又不愁卖。那矿区满山遍野都是农民在挖小井煤卖钱,把矿区搞的百孔千窗没人管,我们为啥就不行呢。
到处去宣传。芝麻官把这个主意到攀枝花矿务局去宣传。矿务局集体经济公司经理赵文古说他也是这么想的和干的。他还带芝麻官到各矿搞煤的小井看。有搞煤矿不要的边角残煤的,有回收矿上不要的残煤柱的,有在报废巷道里清扫煤的,有在矸石山回收脏杂煤的,也有开小井挖煤的。他说他一年可以搞10多万吨,能卖三四百万元,是他们的支柱产业。他说他还把搞的煤交给矿务局运销处代买,算矿务局的产量。局长和矿长们很高兴、说这些东西过去丢了也就丢了,现回收回来也是提高煤的采收率吗,还顶矿上的产量,表示免费给拉出来,有事我们矿上给顶起等。他还说,他有这三四百万元,去掉成本,还能剩100多万元,可以去办别的项目等。
芝麻官又到别矿区去宣传,情况一样,都是在这样干。
芝麻官回到成都将他了解的情况和想法向主管局长宇万录汇报。宇听后就表示四个字:“就这么干!”
不能向上面汇报。因为这么干当时在认识上不一致,芝麻官觉得不能向部洪绍和局长报。怕上面知道后会有人说矿务局产量是弄虚作假,是破坏煤炭资源,影响煤矿安全等啥的。
要到了几点正策。接下来就是设法向省里要点政策。那时国家对就业已有一些政策。根据煤炭行业当时的特殊困难,芝麻官想到省有关部门跑跑,看能不能在省里要点地方的具体优惠政策。他根据解掌握的情况,提了8条写了个材料:
1,对于“农转非”的煤矿家属及子女保留三年责任田,以缓解“转非”后的经济困难;
2,对于煤矿职工子女自谋职业就业的给予200~500元不等的财政补贴照顾;
3,对于煤矿职工子女兴办的集体企业在注册资金,登记方面给予从宽、优先办理;
4,对于安排煤矿职工子女就业兴办的集体企业根据其就业人数多少免征3~5年各环节的税收;
5,对于煤矿安排职工子女就业兴办的集体企业,由财政贴息给予部分小额无息贷款支持;
6,允许煤矿职工子女外出打工,去回自由,不能以盲流对待,除本人申请迁移外,无论时间长短,一律保留城市户口和一切公共福利待遇;
7,煤矿集体企业的职工在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养老保险的参保条件和退休待遇上与国家正式职工一视同仁;
8,在社会性招工时给予煤矿职工子女一定比列名额招收。
想法有了,但涉及省上好几个部门,又不能直接去找省长,再说那省长有人挡驾,也不好找啊。于是芝麻官决定去找省劳动厅,因为就业的事归他管,那个厅长无人挡驾,好找。
见了沈厅长。一天芝麻官到省劳动厅,没费事就闯到厅长的办公室,见了沈厅长。他很热情的接待了芝麻官。芝麻官将介绍信给了他。
他看后说:“欢迎!欢迎!你有什么事,请说”:
芝麻官向他反映了当时煤矿遇到的一些实际困难,提出请他帮忙在省上给解决点政策?并把他写的请求解决的几个政策问题的材料交给了他。
沈厅长看了后说:“你来的正好,我们也正在想办法做这件事。把你们提出的这几条建议放在我这里一起研究。不过我不会单独回答你,也不会单独给你们下文件。这类问题涉及好几个部门,需要协商一致,经省政府批准下文才行得通,可能要很长时间才办得下来,你回去等消息就是了”。
等到省政府文件。等了半年时间,等来了省政府的文件,芝麻官提出的8个政策问题,除第一和第八个问题外,中间的六个问题都基本解决了。这对于缓解当时煤矿职工子女就业难的问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的。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35)——
四不像、官僚主义、倒爷、烦琐哲学
这是部集体企业管理局的故事,有好的故事,也有不大好的故事。
经过几年的交往,芝麻官逐渐对部集体企业管理局有了看法。感到部集体企业管理局作了不少好事,也有一些不大好的事
部集体企业管理局作了不少好事。“芝麻官“感到,部集体企业管理局是在当时那个特定时期、特殊行业,特殊情况下设的一个临时特殊机构。它从1986年6月成立到1993年3月随恢复国家煤炭部而撤销合并组建综合利用多种经营司共7年另3个月时间,也做了以下一些好事:
1,在高层总体谋划,指导统配煤矿发展集体经济安排煤矿职工子女就业。
2,争取国家和部的政策是主要任务。先后三次向国家争取到了10多项发展煤矿集体经济安排待业青年就业的大政策。同时先后以煤炭部或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的名义下发了《煤炭工业发展多种经营集体经济若干政策的暂行规定》、《关于扶持煤矿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发展的几项补充规定》、《关于进一步加强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工作的若干规定》三个政策性规定文件。特别是从企业维简费中每吨煤提取0.50元钱用于扶持发展集体经济的规定更是表示了部党组的巨大决心和对煤矿干部职工的关怀。这一点也是以洪绍和为局长的部集体企业管理局的最大功劳。
3,安排管理部每年给的200万元扶持资金发展的项目;
4,开了几次会议,特别是1992年的兴汶会议有各单位的一把手参加,其作用是巨大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芝麻官“认为:对于部集体企业管理局的功劳,那时的煤矿干部职工是不会忘记的。
同时“芝麻官“也认为部集体企业管理局存在的问题也不应讳言。作为部的一个机构,由于当时大环境的局限,本身确也存在一些较为严重的问题,特别是后期问题越来越严重。主要是:
一是定位模糊四不像。
它是国家机关吗,不像,因为它没有国家行政编制,没有财政预算;
它是企吗?不像,因为他没有注册登记,不具有法人资格,也没有任何经营活动,但他确可以向企业发号司令;
它是民间团体吗?不像,因为他没有在民政部部门登记备案,开展的也不是民间活动;
它是事业单位吗?更不像,因为它没有任何事业单位特征,国家也没有这个事业单位。
二是大方向不明,无具体的方针。这与定位模糊有关。一会说方针主要是面向内部市场,一会又说方针要面向整个市场;一会说主要抓发展“三产业”,一会又说凡是挣钱的、能安排人就业的、什么都可以干。具体就是各单位出钱、出房子、出资源;再就是下指标对下施加压力。
三是官僚主义抓管理。也就是在北京的办公室里发号司令抓管理。即使开会也就是一般地说说,既拿不出典型经验,也没有亲身体验,空对空的官僚主义。
芝麻官了解到,部集体企业管理局里有20多个人,只有几个人是原部里的公务员,其它有一些是借用的企业人员。7年多时间只有1991年9月有位副经理来四川耍过一次外,没见过其他人来过四川。芝麻官在参加部集体企业管理局在太原召开的座谈会时曾问过重庆、云南,河南、湖南等省,他们都说很少,去也就是游玩。
这里要说一下部里几个处抓管理:煤质处长毕静怡是位女处长,每次见她都是在煤矿的井下。最后一次是1991年6月在山东淄博矿务局的井下工作面上,那时她已患癌症,但她还是那样不要命。她下面的情况很清楚,说的都是典型经验,要求下面做的事没有人不服的。还有选煤处长张殿增,他到四川后到各选煤厂跑,到成都也就过过路。还有供应局的支护处长也一样,一到四川煤矿就下井。那个处长后来提拔为供应局副局长,退休后还来过四川的煤矿耍,他说他对煤矿有感情。
四是办公司搞经营。1992年,部集体企业管理局里将部里安排扶持煤矿发展集体经济的钱用去满洲里买了一块地,注册了个公司搞经营,还让一位副局长兼任该公司的总经理,结果也是莫名堂。当年8月芝麻官参加部集体企业局组织的第一次赴俄罗斯访问时,在满洲里还见过那位副局长。
五是当倒爷赚小钱。1992年,部集体企业管理局里两次组织各省局和矿务局搞集体经济的的人去俄罗斯访问,他们自己也去了一大帮人。他们的人在国内买了大包大包东西背着去俄罗斯当倒爷赚点小钱。倒爷就是倒买倒卖。那时当倒爷很甚行,有官倒,也有民倒,均称倒爷。你组织下面的人去俄罗斯访问,目的是取经,可你自己的人倒东西去卖赚钱,还去取啥经?说得过去吗?
六是繁琐哲学的统计
统计是国家的一项重要工作。那时虽没有统计法,但也有严格的规定,各种统计报表要经过批准才能下发进行统计。统计有综合的,也有专业的,省局计划处管国家的综合统计,加工利用处的煤质统计是国家规定的专业统计,均必须做好按时上报存入国家数据库,以供国家和社会利用。
部集体企业管理局成立后,可能是为了向部领导汇报或为了开会作报告,他自己也搞了一份非常复杂的统计报表下发,要求层层给他一月一月统计上报。开始还不太复杂,后一再修改越来越复杂。上上下下成千的人为他搞统计。加工利用处专职负责集体经济的就两个人,其中王新培是病号,就一个包英彬,月月搞统计给他报上去,有时报晚了他们搞统计的人还打电话发脾气。
它的那个统计报表复杂到啥程度?有集体企业的个数、在册职工人数、在集体企业工作的全民干部职工人数、每月的产值、利税,主要产品的数量,质量,销售数量等等几十项。不仅要当月的,还要累计当年的,还要进行比较。还有当月就业人数和待业人数、当年累计就业人数和待业人数,也要进行比较等等,又是十几项。
它的那个统计报表受到下面的抵制,有的省不给他报。1992年4月部集体企业管理局里在昆明开会来安慰。点名叫芝麻官去开会,说是统计项目汇审会。芝麻官到那一看,哪是开会哟,是用大巴拉着大家去旅游。
芝麻官一看就来气。说:“繁琐哲学”!他说是说,可回来还得叫包英彬给统计。好在加工利用处连续几年被煤炭部评为先进处,奖给了一台价值4万元的286电脑。
没有这台电脑前,付炳荣靠打算盘进行统计,那煤质统计多是用加权平均法计算统计,可以想象那是多累哟。有了这台电脑后,又有软件,简单多了,每月三下五除二就搞定打印上报。
电脑先是付炳荣在用。包英彬也会用,虽然没软件,但集体企业局的报表只是加加减减的,电脑也能干,大多数不用用算盘和电子计算器算;有打印机,不用手写。这样,煤质和集体经济两种报表都交给包英彬干。
就这样,加工利用处没被集体企业局那个繁琐哲学的统计报表难倒。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