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å­™å‡¤ç´ï¼šæˆ‘读诺敏河畔
  å¿«è®¯ï¼šã€Šè¯ºæ•æ²³ç•”》赠书仪
  æœ±æ™“平:双人舞《把你带回
  ç¥çŽ‰å¦¹:上海说唱诺敏河畔
  è€ç‰›ï¼šè®°ã€Šè¯ºæ•æ²³ç•”》北京
  éƒå¿—宏:我读《诺敏河畔》
  ã€ŠæŸ¥å“ˆé˜³çŸ¥é’网》致辞
  å¼ è““蓓:《诺敏河畔》首发
  å¼ è““蓓:《诺敏河畔》首发
  é©¬èŽŽï¼šè¯ºæ•æ²³ç•”的青春之歌
  å‘¨å—征:《诺敏河畔—边字
  å‘¨å—征:《诺敏河畔—边字
  ä¹”燕平:诺敏河春天的回忆
  ä¹”燕平:贺《诺敏河畔》新
  ç¥çŽ‰å¦¹ï¼šä¼—人拾柴火焰高—
  éŸ©ä¼¯è‹±ï¼šæœèŠ±å¤•æ‹¾å¿†å½“å¹´
  è‘£è–‡èŠ³:清明时节怀念战友
  ç¥çŽ‰å¦¹ï¼šâ€œç´â€åŠ¨æˆ‘心&n
  æ½˜è¿ªç…Œï¼šä¹¦é¦™ç¼˜æœ‰ç²¾ç¥žåœ¨
  ç¥çŽ‰å¦¹ï¼šâ€œå¤ªé˜³èŠ±â€çš„拓荒
  ç¥çŽ‰å¦¹ï¼šè®°ã€Šè¯ºæ•æ²³ç•”》出
  å‘¨ç»é“­ï¼šæ¬¢è¿Žç½‘友来购书
  éŸ©ä¼¯è‹±ï¼šè¯ºæ•æ²³ç•”书墨香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3)余
  é™ˆç´ å¨Ÿ: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é™ˆç´ å¨Ÿ: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2)书
  ä¿žç‡ç½ï¼šé’春,我们一同走
  å¼ ä¿ŠçŽ²:津门战友同赞《诺
  å¶é‡‘厢:阿妈妮,我好想你
  å¶é‡‘厢:昔日奋战北大荒今
  æ²ˆä¼Ÿæ¤½ï¼šæœ¬æ˜¯åŒæ ¹ç”Ÿ
  å¤©æ´¥ä¸¾åŠžã€Šè¯ºæ•æ²³ç•”》首发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1)我
  å“ˆå¸‚发书
  ä¹”燕平:诺敏河畔知青的故
  ä¹”燕平:雪花飘飘——祝贺
  ç¥çŽ‰å¦¹ï¼šä»–在丛中笑——记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0)战
  æ¢ç§€ä¼¶ï¼šè¯ºæ•æ²³ï¼Œæˆ‘们心中
  å¼ çŸ³:祝《诺敏河畔》一书
  è–›ä»²è¿ªï¼šæˆ‘爱这土地——北
  å‘¨ç»é“­ï¼šã€Šè¯ºæ•æ²³ç•”》首发
  å‘¨ç»é“­ï¼šé€šçŸ¥ï¼šä¸Šæµ·55团
  ç¥çŽ‰å¦¹ï¼šç»†èŠ‚决定成败——
  å‘¨å—征:照片《上海首发式
  æ¨åˆ©æ˜Ž:随笔(189)知
  æ²ˆä¼Ÿæ¤½:大会致辞和总结
  é²é‡Ž:这是我们的“精神宝
  åº„正华:《永远铭记诺敏河
  å¼ æµŽç”Ÿï¼šå¤©æ´¥ä¸¾åŠžã€Šè¯ºæ•æ²³
  æ½˜è¿ªç…Œï¼šå­•è‚²
  éš‹å‡¤å¯Œ:《诺敏河畔》序
  æ²ˆä¼Ÿæ¤½:文选的价值在于真
  å‘¨å—征:文选图片编辑感言
  é²é‡Ž:文选的框架与编排
  55团知青联谊会:祝贺词
  55团天津知青:祝贺《诺
  55团北京知青:共同的节
  æ­¦æ€å¾ï¼šé—ªå…‰çš„足迹
  ç¥çŽ‰å¦¹ï¼šæ–‡é€‰é¦–发式将举行
  æœ±ä¹‹ç³ï¼šçº¸é¦™å¢¨æ¶¦&nbs
  æ½˜æ¾é³žï¼šæ„Ÿè°¢æˆ˜å‹èµ ä¹¦ä¹‰ä¸¾
  åˆ˜çŽ‰çŽ²ï¼šåŒ—京举办文选首发
  å¤©æ´¥55团知青联谊会:通
  åˆ˜çŽ‰çŽ²ï¼šé€šçŸ¥
  ç¥çŽ‰å¦¹:55团诺敏河畔知
  å‘¨ç»é“­ï¼š55团召开《诺敏
 
 栏目导航  首页-欢乐的诺敏河
祝玉妹:众人拾柴火焰高——记上海说唱《诺敏河畔》的创作过程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2-4-16 录入:李余康 点击:3426
祝玉妹:众人拾柴火焰高——记上海说唱《诺敏河畔》的创作过程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2-4-6 录入:李余康 点击:286 
--------------------------------------------------------------------------------
祝玉妹:众人拾柴火焰高——记上海说唱《诺敏河畔》的创作过程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2-4-6 录入:知青 点击:5 
--------------------------------------------------------------------------------
 
    2012å¹´3月3日,在上海的《诺敏河畔》首发式上,有一个节目上海说唱《诺敏河畔》,将该书的主要内容以文艺节目的形式向大家作一介绍。演员们简朴的生活装,不太优美的歌喉,在技巧上“说”和“唱”不到位的地方很多。但是,许多战友对这个创作的节目很赞赏,特别是使用上海方言,大家感到很亲切。后来,我又做了一个相册视频,音乐是我们自己的上海说唱录音,画面则是《诺敏河畔》里的人和事,唱词和画面基本吻合。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文艺一窍不通,居然编了个节目,还厚着脸皮登台表演。相册视频上网后,得到许多战友的鼓励和肯定。他们问我:“那能(怎么)把(给)你想出来的?”我说“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这个创作、排练、制作过程,就让我对你慢慢道来吧。
    åœ¨æ–°ä¹¦å³å°†å‡ºç‰ˆä¹‹é™…,我看到了新书的目录和作者名字,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将要变成文字,永远地记载下来;难以忘怀的深情厚谊,将要与老照片一起永久地载入我们知青自己的史册。这是我们自己的书啊!我激动得一夜无眠。得知新书首发式将有文艺节目庆祝我们的“宝贝疙瘩”诞生时,一个念头在我脑中闪现:“何不搞一个与新书有关、应时应景的节目呢”?
    ä¸çŸ¥ä»Žä»€ä¹ˆæ—¶å€™èµ·ï¼Œä¸Šæµ·äººçªç„¶å‘现,我们的子女乃至第三代,都不太会讲纯正的上海话了。为了保护这一语种,沪语渐渐又时兴起来了,什么上海话三字经、上海话报公交站名,上海话四、六级考试。想当初在黑龙江时,知青朋友来自五湖四海,学说各地方言也是我们生活内容的一部分。还真涌现出不少具有语言天赋的人才呢。比如哈尔滨的焉小奇,学说的上海话,那才叫“贼好”、“特棒”、“格儿”和“瞎嗲”呢!他唬人说他是上海川沙人,连我们上海人都信以为真呢!所以,用上海方言编个节目,可唤起各地知青朋友美好的记忆。这个主意应该不错。
    æ‹¿å®šä¸»æ„å°±æ¥äº†çµæ„Ÿã€‚“桃花钮头红,杨柳条儿青……”优美的旋律在耳边响起,耳熟能详的上海说唱《金陵塔》奠定了这个节目的基调。我借鉴曲艺节目《缤纷舞台百花艳》中各剧种名家名段,用演员姓名和戏名串成唱词的形式,动手编写《诺敏河畔》的唱词。我手捧知青文选的目录,在知青网上再次拜读106位作者近200篇文章,进一步熟悉和了解文章的内容,寻找素材。
    å›žæƒ³åˆ°ç»„稿的过程,知青朋友真是给力!除了在知青网上遴选文章,还需要征稿和约稿。许多知青尽管工作繁忙,但还是抽空写出了很有质量的文章。去年一月份,网上发出征文启事不久,北京知青吴志勋就积极响应,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发来了他的文章,其实,我那时还不认识他呢;有几个约稿人因故爽约,到了六月份快截稿了,我急呀。有战友向我推荐原一营2连文书杜学元,尽管我和他只有一面之交(在2009年黄河路雅珠酒店的聚会刚认识),但是电话打过去,一听这事,他一口答应,很快就将文章发给我。就是那篇被隋凤富局长在序言中赞扬为“大爱无言”的代表作之一的《挥之不去的情结》。直至新书出版后,我才知道,杜学元战友在第一批推荐上大学时就离开了黑龙江,现在是某区某局的局长。正是有了大家的支持,才有内容如此丰富,覆盖面如此宽广的好书。于是脑海中就有了“联谊会,发号令,黑兄黑妹齐响应”这句唱词。
    å›žæƒ³åˆ°ä»Žç»„稿、审稿、编辑、校勘直至出版,许多知青朋友昼夜忙碌,鲁野夫妇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为挤出时间编书,顾不上做饭,一日三餐将就对付;其他副主编也是尽心尽力,于是,就有了“主编鲁野带领五个人,精选文章动脑筋”这句唱词。我边读文章,边写唱词,一次次被真人、真事、真情、真意感动,写下了“知青的故事知青写,真人真事对侬讲”和“名不虚传句句吐真情”的唱词。我预感,新书出版后战友们肯定会爱不释手,想象着知青朋友把《诺敏河畔》捧回家后,沏上一杯香茗,戴上老花眼镜,在书中尽情遨游的情景。看到精彩之处,也许会拍案而起;看到风趣之处,也许会忍俊不禁;看到动情之处,也许会潸然泪下;引起共鸣之时,也许会掩卷沉思,于是,就写下了“包侬看得又哭又笑、如痴如醉、捧在手里不肯放啊”的唱词。编写唱词不怎么费劲,洋洋洒洒5张纸,近二百句。但是修改起来就比较吃力了。为了考虑舞台效果,剧本必须短小精悍。忍痛舍去了许多段落。唱词要合辙押韵,朗朗上口。新华字典成了我的好帮手。我将ang  ing  ou等韵母按四声查字,写下备用。半夜时分想到了好词好句,一跃而起,老公以为我在梦游呢。
    ç¨¿å­å¾—到联谊会和太阳花小分队领导的首肯后,太阳花小分队的姐妹们开始排练。我们4个“演员”都没有演出的经历,瞎哼哼还可以,正儿八经演出是不行的。记得第一次排练是在潘瑛家里,我们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读剧本,大家群策群力,切磋唱词,修改了好几处。在快板中加进对白和问答,增强了效果。虽然在演出的舞台上没有王渭清的身影,但是她花费的心血最多。拿到初稿后她就仔细研究。她对沪剧十分在行,字正腔圆,沪语特有的青、心、晶、情、小、千等用舌尖抵着牙齿发出的尖团音,她帮我们一一标出。抑扬顿挫如何拿捏,举手投足如何得体,反复为我们示范,耐心帮我们纠正。第二次排练是在陈素娟的家中,也许是素娟为大家准备的午餐味道太好了,大家饭前傻,饭后呆,唱得有气无力不着调。孙世濂一声令下:“立正,齐步走”要求大家排出队形,边唱边做动作。他还要求我们将有些句子重复说,加重语气。不愧是“太阳花”的导演啊,一经指点,大家一下子就找到感觉了。潘瑛则是一遍又一遍地教大家发声和运气的方法,示范站立的姿势和动作的幅度。其他同志也出了不少好点子。演员们下足了功夫。陈素娟为了唱好领唱的第一句,虚心讨教,反复练习;吴燕萍利用空余时间认真背台词,对着镜子练动作。林萍的表演技能比我们高,“赵冀生偷着乐的那点破事,笑痛伲肚皮”一句,被她在“那点破事”后加上“嘿嘿”两个字,再加上她的表情,生动而有趣。
    å‡ æ¬¡æŽ’练下来,我们总是觉得定音不准,音色不美。没有伴奏干巴巴地清唱,也实在是难为了这帮姐妹。上网搜索没有现成的伴奏带,一时又没有找到会拉二胡的知青。在排练最困难的时候,我心灰意冷,几度想放弃。但是姐妹们依然热情高涨,那种不服输的劲头鼓舞着我。我这时才意识到,这个“作品”已不是属于我个人的了,剧本已经融入大家再次创作的心血和热切的期望。情急之中我想到了我的老同学,曾经在江西插队的知青,现上海音协二胡专委理事、某乐团的领队。真是天下知青是一家啊,他二话不说让我将稿子给他,亲自为我们写出简谱。老同学拉二胡,他请来了中胡、琵琶、扬琴,还加一个打响板的。在今年年初最冷的那一天,小乐队为我们伴奏、录音。当悠扬的琴声响起时,我们几个姐妹陶醉了。
    è®°å¾—在黑龙江时,父亲给我写信,总有“见字如面”这一句。对于《诺敏河畔》的作者和文章中提及的人,也有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遗憾,特别是一些写作高手,总想有机会一睹他们的风采,于是,我又心生一念:何不做个相册视频?老公帮我将上海说唱的录音转换成MP3的格式,音乐问题解决了。视频制作技术在战友尹竹青的指点下,我心里有底了。周南征、郭旭给我发来了大量首发式会场的照片,南征还专门为我挑出董薇芳、吴鸣凤、余虹等人的照片。我分别在《黑土情》杂志和聚会合影中找到隋凤富局长和尹鹤柱副团长的照片,心里十分高兴。搜索查哈阳知青网55团相册,更有收获!特别是有些照片加注了姓名,让我欣喜不已,得以认识全团的、各地的知青作家、网络高手。吴展、黄锦、俞琇珽、薛仲迪、赵冀生等如雷贯耳名字,从此真的就是“见字如面”了。张家姐妹红珍和秀珍、王力克、叶金厢等的照片也都一一觅到。找来找去,我敬仰的韩伯英的照片就是没有,怎么办?张家姐妹一口答应帮忙,两天后照片发过来了,棒极了,我心目中的韩伯英,就是这样高大!
    ç›¸å†Œè§†é¢‘上网后,沈伟椽发来邮件“祝贺,视频做得很棒!”南征发来短信:“为你的第一次喝彩!”潘瑛来电说:“迪只木事(指视频这个东西),赞格!”喜悦之余我感慨万分:从新书《诺敏河畔》到上海说唱《诺敏河畔》,乃至相册视频《诺敏河畔》,“都是知青朋友汗血结晶品啊”(唱词),真可谓众人拾柴火焰高。昔日,诺敏河水养育了我们,今天《诺敏河畔》依旧滋养着我们。在我们的后知青时代,我们将续写《诺敏河畔》的故事。
                                                                 2012.4.6
 ï¼ˆä½œè€…55团)
 

观看此电影需安装RealPlayer。
下载到本地硬盘。右击这里,选目标另存为。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