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21-23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6 录入:李余康 点击:2268
谭祖培:《芝麻官》21-23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6 录入:李余康 点击:92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21)——
    煤炭多径两手抓,遍地盛开攀枝花
    这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值得自豪的故事。
    得天独厚的资源。攀枝花得天独厚的资源是上天在数亿年前安排的,为的是在数亿年后在那里建一大型钢铁基地。那里有巨大的钒钛磁铁矿和炼焦煤资源储量,有奔流不息的金沙江水,独有的亚热带气候。
    60年代,随着成昆铁路修通,国家在“三线”建设中优先开发了攀枝花钢铁基地。攀枝花矿务局就是在这时从东北调来的大量煤矿干部职工发展起来的。到加工利用处成立的1983年已经形成配套齐全、设施完善的大型煤炭矿区。全年产原煤300多万吨,洗精煤100多万吨专供攀钢炼焦;由于煤种煤质好,经济效益在当时来说也是四川煤矿最好的。
    潜力大,有规划。它是一个新开发的、年青的矿区,发展潜力巨大。对于煤炭的加工综合利用,矿区有规划。
    在煤炭加工方面。已有巴关河洗选厂,入洗能力180万吨,龙洞洗选厂,入洗能力30万吨。规划再上格里坪洗选厂,入洗能力120万吨。全矿区所产原煤基本全部入洗。投资由国家基本建设安排。
    在综合利用方面。矿区依靠自己的自有资金建有花山水泥厂和生产砖瓦,水泥予制品、水泥电杆的建材厂,其产品供矿区建设用。规划再与巴关河洗选厂配套建一座2.4万千瓦煤矸石发电厂,与格里坪洗选厂配套建一座1.2万千瓦煤矸石发电厂。规划进一步发展建材业,机械制造业,坑木林、以及为矿区生产生活服务的“三产业”等一些多种经营项目。总投资当时的人民币需要近二亿元。大型项目投资靠国家,中型项目自筹部分,不足向国家申请补助,小型项目自己解决。
    应该说:他们的规划是实事求是的,也是经过努力可以实现的。
    煤炭多径两手抓,两手都很硬。矿务局长王运平那一班人,大部分是东北来的老煤炭。经验多,能力强;点子多技术强。项目的前期工作扎实。他们的发展方针是煤炭多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王运平发展煤炭加工综合利用多种经营很积极。芝麻官看到他的办公室里摆满了很多多种经营的产品,没事就自我来欣赏;经常掐指算算账,还向外来人吹。
    芝麻官他们主要只是向东北老煤炭们学习,也帮他们在省里部里跑跑腿,要要钱。此外就是前面提到的帮他们与成钢联合在龙洞搞了个焦化厂;帮助他们要了点钱扩建了建材厂和发展了一些集体经济小小项目等,别的就没有帮上太大的忙。
    经过他们的努力,在国家的支持下发展很快。也就五六年时间,格里坪120万吨洗选厂上去了,格里坪金沙江大桥建起来了,徐家渡第一期2.4 万千瓦矸石发电厂工程开工了,龙洞焦化厂建成了,水泥建材产品翻几番;机械制造业发展也很快,能轧钢,能炼铁合金,产值也翻番;还与丽江合办地板厂,到海南岛办工贸公司,到波兰开饭馆等等。同时大力发展集体经济,小小集体经济项目星罗棋布,产值几千万元,利税几百万元,就业几千人,干部职工都满意。
    矿区遍地盛开“攀枝花”。通过几年的发展,大大小小的多经项目布满了整个矿区,遍地盛开攀枝花。既方便生产,也方便生活。安排了近5000人就业,保持了矿区社会稳定。经济效益也很好。到1991年,多种经营集体经济的产值达到矿区总产值的40%,计划亏损有较大的降低。初步打开了局面。
    最近有媒体报道:目前那里已是一座现代化的工业都市,东北老煤炭的后代尽干大的。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艰苦创业,特别是近20年的改革发展,他们已改名为攀煤(集团)公司了。攀煤(集团)公司已建设成为以煤为主,电力、化工、火工、商业、建筑建材、机械制造等多业并举、配套发展的综合性企业。截止2010年底,集团公司共有4对矿井、6个分公司、5个子公司和辅助后勤等22个单位,在册职工2万余人,总资产71亿元,年销售收入39亿元,每年生产煤炭507万吨。 攀煤公司2008年以前每年均有近2万吨优质焦煤出口日本、土耳其、巴西等国家,他们投资8.56亿元建设100万吨/年焦炭及焦化煤气综合利用项目,使煤基多元产业链进一步延伸,形成100万吨焦炭、10万吨甲醛的年生产能力,其环保节能和综合利用效益突出。同时,攀煤公司抓住国际经济开始回暖的机遇,加大焦煤出口推介,攀煤公司与日本企业签下4万吨出口焦煤合同。
乖乖,这些东北老煤炭的后代尽干大的。想都想不到。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22)——
    煤矸石发电领头羊,广旺矿区更广旺
    这是一个令人高兴和感动的故事。
    广旺矿区在川北。广旺矿区是建国后开发的。矿区横跨广元、旺苍、南江三市县200多公里。所以,矿务局成立按惯例取名广旺矿务局。
    矿区的煤炭品种全。矿区井田从西到东一个比一个老。宝轮院是长焰煤,广元是气肥煤,白水、唐家河是主焦煤、赵家坝和代池坝是瘦煤,南江是优质贫煤。但各个井田的地质储量除赵家坝、代池坝、南江外,其它的都不大。侏罗纪地质,煤质一般,都不太好;东部南江煤质较好。有铁路运输。煤炭主要供江油成都两个发电厂,也要保军工和铁路。
    郑汝仁是个煤炭加工综合利用迷。1983年加工利用处成立时,郑汝仁还是矿务局的总工程师。他要在嘉川搞个煤矸石发电厂。他技术高,前期工作做得好。在省局加工利用处成立时他的初步设计已完成,是成都草堂寺那个电力设计院设计的。芝麻官在成都组织审查后报上去就跟着他们到部里跑。
    国家经委的同志对芝麻官说:“你们那个郑工不得了,他在北京挤公共汽车来回跑,把大家都感动了。这个项目马上上,你们回去把它建设好,工期越短越好,质量、效益越高越好,我们要把它作为示范项目推广。钱的事你们放心,回去以后有事打电话,就不要来回跑了”。
    这个项目被国家列入1985年年度重大节能工程计划,当年开工,1987年建成投产,1988年6月29日验收合格并网运行。
    这是四川与重庆分家后四川建的第一个煤矸石发电厂,也是全国最先上的煤矸石发电厂之一,成了全国发展煤矸石发电的领头羊。
    1993 年有正在建设的广元、代池坝两座矸石发电厂。
    郑汝仁功不可灭。
    据媒体报道:广旺现在有广元、嘉川、代池3个煤矸石发电厂,装机4.2万千瓦,年发电能力3.6亿千瓦时。经四川省经济贸易委员会、四川省资源综合利用认定委员会认定为“四川省煤矸石综合利用发电企业”。 
    当了局长亲自抓,芝麻官处里愿帮忙。没过多久郑汝仁当了矿务局长,他还是亲自抓,而且组织了一帮人来抓。有曹联宝两口子,单宝兴,唐柱国等好几个人。
    他们很积极,芝麻官处里的人当然很愿意帮忙。林昇柱,吴德全和芝麻官,上上下下都愿帮他们跑。
    1984年到部煤质处毕静怡处长那里要来一个20万元小项目,帮广元煤矿的装车系统扩建了,接着又到部里跑来50万元将广元煤矿3000吨的小小水泥厂扩建到3万吨,质量好,全局用不了。还外销。
    1985年,又到部煤质处要了20万元钱在宝轮院煤矿补建了个斜槽洗选厂。
    宝轮院的事要多说句:宝轮院煤矿是个15万吨的小矿。长焰煤,块煤多,泥岩矸石大,灰分高。块煤是宝成铁路蒸汽机车唯一煤源。1984年前,他们在昭化火车站有个很大的人工检快煤楼,用人工检块煤供应铁路机车用。从井口运来的煤炭中有一半是100公分以上的大矸石,上系统后有30多米长的手选皮带。别的煤矿是在上面检矸,它是在上面检煤,一半的矸石往回拉去倒到矸石山。
    芝麻官为此事以前去过好几次。85年初去实在看不下去,就打电话把单宝兴叫来对他说:“你给矿务局说,在这搞个斜槽洗选厂,处理13毫米以上块煤供应铁路。13毫米以下的作混煤买。如果你们局里同意,我去给你们要20万元钱,够了吧”?
    他说:“够了,够了。”
    当年又在部选煤处要了点钱把唐家河选煤厂改造恢复选煤了,保障了嘉川煤矸石发电厂投产后有煤矸石燃料供应。
    1986 年又到部选煤处要了点钱钱给旺苍煤矿,将该矿的选煤厂补建了煤泥水处理系统,使该厂实现了闭路循环,不再污染环境了。
    1987年到1988年先后在部煤质处要到20万元,加上又向选煤处要了30万元给赵家坝、代池坝补建了简易选煤排矸系统。
    1989年由芝麻官与单宝兴合作设计经部批准由部补助100多万元补建广元煤矿21万吨洗选厂,91年建成投产,为该矿发展15万吨矸石水泥和2×3000千瓦煤矸石电厂解决了煤矸石原料、燃料来源。在此期间,广元煤矿自己又扩建了1000万匹矸砖厂。代池坝煤矿也自筹资金建了1000万匹矸砖厂,92年投产,销路好,拉砖的汽车排成串。
1992年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搞的钱又在宝轮院煤矿建了15万吨旋窑水泥厂(现已扩大到30万吨)。
1990年,部选煤处又给安排上了白水煤矿洗选厂。1993年芝麻官去看的时候,快建成了。到这时,广旺矿务局矿矿都有洗选厂。
    矿务局的集体经济有专门的班子抓,芝麻官他们也给他们帮了点小忙。如给他们弄到几十万元钱在唐家河煤矿建了个脏杂煤洗选厂,回收的煤炭用来炼改良焦等等。集体经济发展也很快。
    初具规模。到1992年,广旺矿务局的煤炭洗选加工和综合利用已形成系统化、配套化、产业化,其资源配置、产业结构、产品结构更加合理。多种经营的产值,利税已有大幅提高。加上南江煤矿在基本建设列入安排的块粒煤洗选厂和2×3000千瓦矸石发电厂建成后,再加上集体经济的产值,到1993年后,多种经营的产值将接近全局总产值的50%,为实现煤炭生产,基本建设。多种经营三大主体的格局奠定了坚实牢固的基础。
    1993年5月,省局在广旺矿务局代池坝煤矿召开多种经营集体经济工作会议,推广了该局的经验。
会议对参加会议的各单位的主要领导震动很大。有的矿务局长对郑汝仁开玩笑说:“不愧是煤矸石发电的领头羊呀!这下你是广旺矿区更广旺哟!”
    广旺的后来人了不起。最近在网上看到:广旺集团原来的多数煤矿已破产转产发展多种经营,多经产值已占集团总产值70%以上。煤业矿区仅有唐家河、赵家坝、代池坝三对矿井,也已启动政策性破产改制。煤业主要向川南筠连优质煤矿区发展,目前年产250万吨煤炭。多径方面年产170万吨水泥;矿区有矸石发电厂3座,装机4.2万千瓦,年发电3.6亿千瓦时;机械制造产值过一亿元等。集团营业总收入12亿元以上。 “十二五”末的发展目标是:煤炭年产量达到400万吨,资产总量达到50亿元,营业收入达到15亿元,员工人均年收入达到6万元以上。它是国家煤矸石综合利用发电和资源综合利用先进企业”。真是了不起。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23)——
    瓦斯用途广,茅舍顿开,迎头赶上
    这是一个讲无烟煤矿区发展综合利用的故事。
    川南有个芙蓉矿务局。芙蓉矿区是“三线”建设时期开发的,听说彭德怀还去视察过。那里系石炭二叠纪地质,无烟煤储量巨大,是四川最大的能源基地。喀斯特地貌,石灰石和地下水资源非常丰富。
    1983年,芙蓉矿务局有巡场、白皎、杉木树三对生产矿井,加上芙蓉劳改矿,年产原煤150万吨左右。煤质还可以,白皎较好,块煤多,灰分28%上下,硫分3%左右,中硫煤。单一原煤品种,主要供自贡豆坝电厂发电用。在建的有珙县煤矿。在企业经营上是单一原煤生产经营。在煤炭加工综合利用方面基本是空白。在企业经济效益上 与整个煤炭行业一样,亏损。矿务局本部住珙县巡场镇。
    搞调研。这是一个新开发的矿区。无烟煤有无必要加工?综合利用啥?方向在哪里?无从下手。芝麻官与处里的林昇柱,殷怀昆,吴德全去芙蓉局考察,看能不能帮他们干点啥。
    初次去,有发现:
    一是白皎煤矿的瓦斯。白皎煤矿瓦斯的抽放量比重庆的天府、松藻的抽放量还大。由于有天府、松藻利用瓦斯作民用的经验,矿务局早就打算利用白皎抽放的瓦斯作白皎和局本部民用。芝麻官看了白皎抽放的瓦斯成分分析报告,与天府、松藻的瓦斯成分一样,而且甲烷含量还高一些,热值在3200大卡左右,好干净的民用燃料。瓦斯比天然气好利用,虽然热值没有天然气高,但不需要脱硫,可直接用。矿务局有积极性,能办成,于是决定申请国家节能补助资金立项上。
    二是白皎的无烟块煤。白皎的无烟块煤如果经洗选加工供化肥厂造水煤气是好东西,那售价将翻翻。但需要搞调研,落实用户才能下决心上不上。
    三是矿区建筑用砖。矿区建筑用砖全部是外买当地产的粘土砖。能不能搞矸石砖?因为矸石含硫高,行不行还要作实验。
    四是硫铁矿。随煤出井的硫铁矿一块块的,含硫15%以上,加工成合格的硫金沙,是化工的紧缺好原料。销路不是问题,加工技术也不是问题,但数量有限,只能小搞。
    先上瓦斯民用工程。芝麻官他们回成都后就由殷怀昆负责抓。先叫矿务局组织专人负责抓,矿局就让杨昆当加工利用处长,因为他是原矿务局水泥厂厂长。
    杨昆积极性高。杨昆很快就把资料、气化范围、气化户数,储、输、配系统设计方案报来了,经过芝麻官们的中转站后就到部里跑。由于瓦斯民用是国家节能首选项目,很快就批下来了。国家给钱解决储、输、配系统,将气送到各家各户的家门口,进户管线和炉具自己解决,大家高兴的不得了。项目立上项后,由重庆煤矿设计院设计。经过矿区干部职工齐努力,经过一年时间就建成,家家烧上气。这是我们为芙蓉局办的第一件好事。
由于杨昆亲自抓,大家烧上了气,烧上气的人家见到杨昆都伸大拇指。
    瓦斯民用作用大。一是保安全的好机制。白皎煤矿是高瓦斯矿井,不抽不得了,搞不好就爆炸死人,搞了民用后家家要烧气,你抽也得抽,不抽也得抽,而且使劲抽,抽的越多,井下的安全不就更好吗,所以这是确保井下安全的好机制;二是节能。瓦斯是清洁能源资源,抽出排空太可惜,民用后,一万户烧气就节约一万吨煤;三是保护环境,瓦斯排空污染空气,烧煤排二氧化炭二氧化硫,而烧瓦斯排的是水蒸汽,所以人人爱烧气不愿烧煤,不信你就试一试?
    扩建水泥厂。矿务局原有一个年产不到一万吨的小水泥厂,杨昆当厂长,他搞了一个3万吨的机立窑,其它不配套,就把窑膛弄小点将究用。因为杨昆当了加工利用处长后,除抓瓦斯民用工程外,就是天天惦记那个水泥厂。他要求芝麻官们帮他的忙,搞点钱把那个水泥厂配套,使其实现3万吨的目标。
    芝麻官将此任务交给殷怀昆,因为过去他就找过部供应局要钱改造过好几个小水泥厂。殷怀昆人熟路熟门路广,跑了好几次,要到一些钱,先后两次才将那个小水泥厂配了套,达到年产水泥3万吨,矿区用不完还外卖。
建了矸砖厂。矿务局在巡场煤矿矸石山下搞了个土窑砖厂,利用部分煤矸石和附近的页岩烧砖。因为那个煤矸石硫分高,参多了不行,参多了烧出的砖变形,而且还泛霜,如果配的适当,烧出的砖可以用。矿区生产建设维修要用大量的砖,全靠外买,花钱不用说,光那个运输就不得了。
    他们研究决心就在原砖厂附近建一个1000万匹页岩矸砖厂。正好芝麻官和吴德全、殷怀昆在那里,也参加一起研究。当时的矿务局长是宇万录,就是后来管省局加工利用处的那个省局副局长。他到现场看后表态说:“干!螃蟹也是有人先吃一口后,后来的人才敢吃的吗”。于是,决心下了。要花多少钱?50万元钱。都知道,矸石烧砖不用煤,好!就以节能项目向部里申请补助50万元。因为这是个新鲜事,部里也想试一试,给了50万元钱。
    钱到后就开干,建的一条隧道窑,不到一年就投产。投产后芝麻官去看,还可以,关键是页岩矸石比例配的要合适。砖厂一边是一座页岩山,两百年也用不完,这样矿区用砖大部解决了,一般不用外买粘土砖。
    三年后芝麻官又去看,一座矸石山已吃完,矿井还得抓紧送矸石。这个项目搞对了。
    据芙蓉在成都的人说,现在芙蓉的煤矸石砖去年产了6000多万匹。
    建白皎煤矿块煤洗选厂。关键是用户。芝麻官知道,加工的无烟洗快煤用于化肥厂造水煤气是好原料,洗粒煤用于机立窑生产水泥呱呱叫。于是芝麻官就把杨昆叫到成都来,带他到处找用户。才找了五六家,签的意向协议就把能提供的资源全要光。用户问题解决了。因为这是支农,省里、部里、国家很支持。因为这是补建,属于支农技改项目,归国家经委管。不几个月国家经委就给立了项,入洗45万吨无烟块粒煤洗选厂,也记不准了,大概给了几百万元钱吧。批准由重庆煤矿设计院设计。这个项目落实后,具体是林昇柱在抓。
    因为是支农,设计快,建的快,1986年开建,1988年投产,产品很对路,无烟煤洗选加工找到一条路。也是因为是支农,不能加价,所以煤矿的效益不像洗选炼焦煤那么好,赚的的利润少。
    建煤矸石发电厂。有了洗选厂,矿务局要搞个2×6000千瓦煤矸石发电厂。他在白皎洗选厂外面征了一大块平地。这个项目主要是杨昆他们自己跑,嘿!还真跑成了。好像投资1000万元左右,也不知道国家节能补助多少钱,可能矿务局自己出得也不少。芝麻官也有点担心,那个高硫煤矸石燃烧二氧化硫排放就不得了,尽管烟囱修的很高,那矿区的空气质量能不能承受的了?!
    1992年芝麻官去看,土建工程已完工,大概在1993年底可发电。
    上珙县瓦斯民用工程。在1990年还给他们上了珙县煤矿瓦斯民用工程,1992 年也建成了。除供自己用外,还供应珙县县城里的一些用户。
    公共汽车改烧瓦斯气。1990年,芝麻官教杨昆把巡场地区矿务局的几台公共汽车改成用瓦斯。很简单的事。芝麻官是坦克兵出身能不懂。瓦斯成分主要是甲烷,是气体。汽车表面是烧油,实际是把汽油化成气,要不为什么汽车要有个化油器。
    有一天杨昆打电话找芝麻官:说“司机都同意。就是有几个人反对,说瓦斯爆炸要死人。”
    芝麻官说:“那是放屁。汽包能装多少气?公共汽车在地面跑,又不是在井下开。瓦斯比重轻,即使漏气也往天上升,很快就被稀释掉。如果有人有怀疑,你先弄一台作实验。如果那些人没意见,我在给你上个加气站”。这件事把矿务局总工程师和搞瓦斯的专家气坏了。说那些人是白痴。
    不久几台公共汽车全改了,跑也很好,成本很低,就是汽车上面背个大汽包,又不是在大城市,有啥影响?他们也没好意思向芝麻官要钱搞加气站,因为花不了多少钱,他们也知道芝麻官是在将那些人的军。
    川南矿区瓦斯储量很大,既是煤矿安全的大祸害,也是优质的能源资源。如能加以开发利用,如作民用、发电,好得很。
     芙蓉矿区瓦斯发电初具规模。最近有媒体报道,说芙蓉集团(即以前的芙蓉矿务局)现在开发的瓦斯发电初具规模,分布式装机瓦斯发电总装机容量达3.5万千瓦 ,年发电可达2亿多千瓦时,祸害变成宝,有啥不好。
    1993年3月,芝麻官在芙蓉矿务局与田蓬泽局长交换意见,谈了他对芙蓉局发展多种经营的设想。芝麻官说“你们这里是喀斯特地貌,石灰石资源那么好,有铁路,可以搞个大的旋窑水泥厂吗,将来用水泥的地方多着呢”。田局长听后就说一句话:“茅舍大开,迎头赶上”。
    芙蓉的后人岂止是迎头赶上。听芙蓉的人说:他们已把煤炭产量搞到600万吨。他们多种经营综合利用也上的快,建的好,建立好几个洗煤厂,瓦斯利用范围广,水泥厂干大的,一个筠连水泥厂就年产高标号水泥120万吨,巡场那个水泥厂改建成了特种水泥厂,等等。还说他们的主体煤炭产业产值已达13.5亿元。矿井基建、物流配送、煤矸石和瓦斯发电、煤机制造、房地产开发、旅游饭店等其他非煤产业总产值达到16.5亿元。已超过煤炭产值0.82陪,企业总产值已突破30亿元。。要是真的那样,这岂止是迎头赶上哇!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