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18-20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4-3 录入:李余康 点击:1984
谭祖培:《芝麻官》18-20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3 录入:李余康 点击:112 
--------------------------------------------------------------------------------
《芝麻官》18-20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2 录入:知青 点击:6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18)——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上集)
    这是前面提到过的嘉阳煤矿的故事,也是把一个处于绝境的煤炭企业救活的故事。故事有点长,故分两集。煤矿的朋友可能会感兴趣的。
    嘉阳人很苦。芝麻官在任供销处长时每年都要去一趟嘉阳。他第一次到嘉阳煤矿黄村井下井,见那工作面的煤层两三层,每层中间有夹矸,有一煤层有30公分样子。另两层每层20公分左右,工作面高度1.8米左右。那工人全用搞头刨,不放炮。挖出的煤大都是块煤,灰分低,低硫,质量好,用户抢着要。它支护用坑木很少,是用刨下的块石堆上支护的。你说那里的工人辛苦不辛苦?
    芝麻官出井后去洗澡。那个澡堂是在四面透风的棚棚里。冬天冷,就用几个汽油桶烧上块煤烤。
    职工的住房没法看,连邵总也是住的烂棚棚。
    它有一个大礼堂,常在里面开大会和放电影。
    芝麻官回到成都找同信局长,说有钱修礼堂,也得想法给煤矿修澡堂。
    同信局长说,“那黄村井几年后就黄了,还修啥澡堂?我就知道你去看后肯定会对修那个礼堂有看法,可那不是我干的”。
    再简要介绍一下背景。嘉阳煤矿是四川省属矿,是个老矿,有职工2000多人,人口7000多人。建国后曾为四川产煤2000多万吨,做出过巨大的贡献。
    1979年前有黄村、炭坝、天锡三对井,年产原煤45万吨左右。黄村,炭坝产优质煤,块煤多,宜宾五粮液酒厂就烧它的块煤。天天锡井系劣质煤,灰分54%左右。煤种都是1/3焦煤。黄村、炭坝两井煤炭资源已枯竭,将于1981 年前后关门。唯一的出路就是扩建天锡井。
    当时天锡井劣质煤的销路落实的是五通电厂气改煤,于是决定将天锡井扩建到45万吨。
上这个项目时就遭到2011年才死的当时省计委主任辛文的反对,他将3000万元投到甘肃桦平去办煤矿。这笔钱后来打了水漂。
    后来还是千方百计上了。1982建成投产后五通电厂下马了,劣质煤就没了用户。7000多口人面临没饭吃,把省局领导愁死了。
    被逼的无路可走。1984年7月,芝麻官和林昇柱去攀枝花出差回来顺便去嘉阳。见那里的干部职工像霜打过茄子——全蔫了。
    芝麻官与矿领导交换意见:
    他们说:“我们只有一条路,等死”。
    芝麻官安慰他们说:“别发愁,小心白了少年头。我看你们现在是‘山穷水复疑无路’,不要紧,抬头看,那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一屋子的人哭笑不得。李副矿长说:“我们都急死了,你还开玩笑。”
    芝麻官说:“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我和林工来想办法,想好了办法再给你们说,不过你们得配合我们的工作”。
    王国廷矿长说:“那好办,我们全矿的人都听你调遣”。
    芝麻官说:“不用多少人,你叫邵达总工和设计室的人,加上运输科长、销售科长、财务科长、搞电的、搞水的人与我们一起来研究”。其它的人该干啥干啥,别影响他们的工作。
    矿长书记当场就拍板。
搞调研。第二天,邵总领着芝麻官等十几个人在包括黄村、炭坝井、天锡井的井下井上转了一天。芝麻官心里有了数。
    在天锡井井下的工作面,芝麻官见那个煤层只有50公分厚,缓倾斜,机采,工作面长100米左右。邵总说,  “每天每班割一刀,开两班,一年45万吨原煤完成很轻松”。那供电系统,通风系统。排矸排水系统很完善。就是矸石是排在后面一个大沟里,几十年都填不满。
    在地面,运输煤炭是小蒸气机车小铁路,运到石板码头装船外运约5公里,小机车20多分钟就可运到,装船系统很完善。多品种销售还要进行小改造,花一两万元钱能解决。公路通到天锡井,里面的不通,所以工人上下班只能坐自己做得小火车客车。因为里面的农民也只有这唯一的交通工具,也要坐,于是就卖票。
    那小铁路的管理与大铁路样,穿的是铁路制服,正班整点来回跑。
    要建一个洗选厂,芝麻官见有一处地盘也很好。
    邵总说:“在那建厂啥都不影响”。
    要建一座一万千瓦以内的矸石发电厂。天锡河对面有一块地,离拟建的洗选厂有100多米,中间隔着8米宽左右的天锡河,根据气象资料,洪水历史最高水位距拟建矸石电厂高程还有七八米,还理想。但要征地两三亩。
    邵总说:“没问题。”“天锡井扩建时当地农民、政府早就提出过”。
还要扩建矿上在石板镇那个小水泥厂,芝麻官当供销处长去过也研究过,扩建到3万吨规模没问题。
    还有建电厂后现有供水能力不够,可以在天锡河上建个小拦水坝解决一部分,再将原供水管换大一些,还要换两台泵。取水口和泵房够用。
    煤的储量和煤质资料以及煤的化验分析实验资料不用问,芝麻官有。
    初步设想。芝麻官一行到会议室研究。芝麻官与林昇柱研究后提出以下的设想:
    1,充分利用现有系统和生活设施,以及可利用的场地,建一座45万吨动力煤洗选厂,加工处理45吨原煤;
    2,产品结构和用户为:筛下物13万吨作粉煤买给用户烧锅炉,灰分40%左右;约7万吨6~13毫米洗粒煤共链条炉用非常好,灰分可控制在30%左右;约五万吨13~50毫米洗混中块,灰分30%左右,供五粮液酒厂用。
    以上商品煤25万吨有把握,平均灰分可控制在38%以内。
    3,排洗矸不超过20万吨,灰分67%左右,热值在2300大卡/kg ,正好作矸石电厂发电用,规模1万千瓦没问题,而且洗矸可由洗选厂直接输入电厂,无需转运,成本低。所发电力自己用。 排灰15万余吨,一部分用着水泥参合料,多余的利用返空矿车排到矸石沟。
    4,将石板镇小水泥厂扩建到3万吨,每年可用沸腾炉渣一万吨。可节约成本7万元左右。
    算总账:洗选厂可有微利。加上利用洗矸发电,搞建材,每年可增收150万元左右。
    芝麻官说:“这是初步设想、框算,具体要通过初步设计才可确定”。
    矿山召开临时党委扩大会研究:少数人有怀疑,大多数人表示同意向省局打报告。
    会后芝麻官和林昇柱回成都去了。欲知他们回成都后会如何?请看下集: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19)——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下集)
芝麻官回到成都后不几天,嘉阳的报告到。同信局长召开办公会来讨论:生产、计划、财务、总工全同意,也有几个人嘟嘟啷啷的。同信局长决定让芝麻官他们去搞方案设计,审查通过后就立项。立上项后就筹钱,筹到钱就快上。
    初步设计洗选厂。芝麻官他们经过搜集设计的有关资料,在嘉阳煤矿邵总和设计室的支持下,经研究决定直接进行初步设计。工艺设计由林昇柱负责,调地方煤矿设计院的洗选专业大学生郭光全给当助手,就在成都加工利用处里搞,嘉阳的人来回跑。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洗选厂的初步设计完成通过了。前期工作就算完成了,决定先上洗选厂。
    立项上了洗选厂。计划处去向省计委汇报要钱,省计委说:“你们要搞你们搞,我们没有钱”。
    芝麻官一看没了撤,就去找原省经委副主任宋乃岳汇报,因为他是搞节能的。他听完汇报很支持,叫芝麻官回去打报告。
    省财政局知道很积极,特派一个处长与省局的财务处长一起去嘉阳,回来后表示行,愿意给些钱。
    芝麻官打了报告经局长签发报上去,一个月后批下来给了200万元钱,这里面省财政局给了多少钱不需问。建洗选厂需要280万元,还差80万元。局计划处答应可安排20万,问嘉阳煤矿干不干?嘉阳煤矿王国廷矿长表示砸锅卖铁也要上,先把洗选厂上去再说。
    嘉阳煤矿打报告。不久省局经讨论决定批准列入节能技改项目上。洗选厂建成了。芝麻官他们从调研到上也就5个月时间,1985年列入年度计划,3月份开工,到1986年7月就建成投产,一共才用了一年另四个月时间,可算得上是短平快。
    投产后的效果与设计的经济技术指标基本一样,就是煤泥水因投资不足未上齐,闭不了路,一年多后才解决。
    有了洗选厂,矿里的煤炭收入从前几年仅卖10多万吨劣质原煤收入不到200万元增加到700多万元,加上财政退库,7000多人总算能吃上饭。
    上矸石发电厂。就在洗选厂开工的同时,芝麻官就带着吴德全工程师去嘉阳搞煤矸石发电厂项目方案。这个项目是整体方案的一部分不需要一再批。由芝麻官搞主厂房的工艺设计和工艺布置,吴工搞上煤出灰,电气、给排水、土建、环保系统由嘉阳设计室负责设计,邵总当头。总规模定为3×3000千瓦,决定定先上2×3000千瓦机组。主厂房和各系统一次建成,留一台机组以后上。大家没日没夜干了四个多月搞出了一个各方面都满意的方案。1986年3月方案经审查通过。那时洗选厂快投产。就在洗选厂投产同月的1986年7月省局下文批准了该项目,决定由重庆煤矿设计院设计。
    重庆煤矿设计院初步设计概算850万元。因它的节能效果好,有政策支持,申请到国家节能补助资金400万元,省经委安排节能技改资金200万元,省局两年安排100万元,其余150万元嘉阳煤矿答应两年自筹150万元。
资金落实后,特事特办,省局将其列入1987年度节能项目计划。
    经过征地,三通一平准备,项目于1987年8月开始动工修建,1989年12月全面竣工进入调试运行。1990年2月28日第一台机组投入正式发电运行;1990年4月11日 第二台机组并网发电。从开工到建成只用了两年另4个月时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也算是短平快。
    几年后上了第三台机组,每年都是满发满供5500万千瓦时,除自用外,每年还售电网2000万千瓦时,至今还在满发满供,效益相当好。
    配套项目主要由嘉阳自己搞。电厂投产前,芝麻官又帮助他们搞了水泥厂改扩建的初步设计,为它申请到资源综合利用补助资金50万元,不够的不管,后他们是用啥资金整的芝麻官就不知道了,因为他要退休了。至于灰渣砖,矸石砖啥的,他也不管了。
    最近听说它那个水泥厂的能力已搞到10万吨。乖乖!就那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地方竟搞到10万吨。芝麻官说:“我辈不如啊”!
    想帮嘉阳煤矿搞个大的项目。芝麻官想帮嘉阳煤矿搞个10万千瓦的坑口电厂消耗劣质煤。为啥呢?因为1992年天锡井田探明的可采储量还有3000万吨。地质公司的人告诉芝麻官,那里远景储量还有3000万吨,按回采率75%算,搞它100万吨规模采40年没问题。
    经过努力也有点眉目,就是与一个铁合金厂搞联合在石板镇搞一个2×5.5万千瓦劣质煤发电厂,所发电力由铁合金厂包圆,但坑口电厂的产权是人家的。芝麻官帮助办完有关联合意向协议文件就退休了。这个项目后来林昇柱接任后也办成了。
    嘉阳集团。最近四川电视台报道说那个20多年前频临死亡的嘉阳煤矿已改为嘉阳集团了;天锡井年产原煤120万吨;洗选厂的产品供不应求;加上多种经营年产值十几亿元;环境整的像花园等。还说它还保留了小铁路小蒸气机车搞旅游,是四川的老古董等等。
    芝麻官很感叹的说:“还是改革开放好哇”!他说他相信是真的,因为他知道嘉阳人从不会说谎。
(待续)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20)——
    矿工骨油都献尽,一片冰心在玉壶
    这是一个让人辛酸的故事,也是让人肃然起敬的故事。
    简单介绍:威远煤矿于1940年建矿。解放初期至第三个五年计划期间是四川省重要的煤炭基地之一。矿本部位于内江市威远县黄荆沟镇,系省属国有重点煤矿。1/3焦煤,灰分30%左右,煤质好。煤炭年产量曾达到过99万吨,是四川煤炭战线的大功臣。 省局的李俊轩书记、刘忠义书记都曾任过该矿的党委书记。该矿原有五对生产矿井,自七十年代后期,由于资源逐渐枯竭,矿井萎缩成一对矿井。芝麻官转业到四川的1978年煤炭产量只有20万吨左右。前面已提到,该矿有一年入洗30万吨原煤的洗选厂, 所产洗精煤主要供威远钢铁厂在威远煤矿泥河土焦场炼土焦。全矿有2000多职工,7000多人口。严重亏损,全靠财政补贴生存。
    那是人干的活吗!?芝麻官第一次到威远煤矿是1979年夏天。到矿上自然要下井,是矿上管安全的副矿长带他去的。
    到了工作面一看,不少工人赤条条的爬在底板上戳煤。那个煤层只有40公分厚,倾角小,因是侏罗纪地质,顶底板还好。
    副矿长对芝麻官说:我们这里煤层极薄,就这个条件,坑木消耗很大,安全也不好。现在用金属支柱,好是好,就是丢失多,损坏多,连个专业修理车间也修不起。
    芝麻官他们是匍匐从工作面爬过去的。芝麻官想:我是下矿才下井,到工作面爬一下就完事,而工人们是常年累月呀!就这个工作环境,那是人干的活吗!?
    芝麻官在天府煤矿下过井,那也是极倾斜极薄煤层。倾角70多度,煤层50多公分,是采用到台阶采煤法采煤。矿工天天翻单杠,累是累,但能直得起腰哇,可这里……?!
    芝麻官出井在井口看了看:那个绞车竟还是蒸汽的。出井的煤炭用蒸汽小火车运到泥河洗选厂。副矿长说从42年一直用到现在,也没钱换。
    芝麻官去洗澡,见那澡堂比黄村井的澡堂好一点,正在洗澡的工人个个驼背直不起腰。洗澡出来见那些工人走路都不是人样,长期不见阳光,脸色黑白黑白的,有的人走路一拐一拐的。
    一片冰心在玉壶。晚上,芝麻官请矿上请一部分工人开个座谈会,了解一下他们对支护方面的意见。来了20多个人,发言还积极,没冷场。工人们说:“这里太苦了,干时间长了也惯了。金属支柱丢的坏的多,矿上受不了哇!”“我们没文化,不干这个去干啥?”“我们多挖煤,老百姓和工厂铁路就有煤烧,我们也就高兴了”。
芝麻官非常感动。认为这不就是“一片冰心在玉壶”吗!?
    献了终身献子孙。第二天上午陈矿长陪芝麻官在地面转,见那房子破破烂烂,有个小商店,没啥货,也就有点牙膏牙刷啥的。沟的对面坡坡上有一大片坟,陈矿长说那是矿上死去的工人,有上千人,矿上每年要死十几个。井下工人寿命短,活过60 岁的不太多。50岁就退休。老子死了儿子来接班,儿子死了有孙子,一代一代往下传。因为他们都是没文化的农民,到矿上干活挣点钱,拿回农村家里供养父母和家人。
    芝麻官听后心情很沉重。感到:这不就是煤矿工人献了青春献骨血,献了骨血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吗!?
    芝麻官回成都后,找支护科商量:请他们想办法给威远煤矿搞个金属支柱检修车间。后来黄在山科长还是设法安排给他们修了个金属支柱检修车间,投产后芝麻官还去看过。
    芝麻官为威远煤矿没帮上大的忙。除前面提到过的他帮助威远煤矿消灭了炼土焦外,在任加工利用处长期间只帮助他们搞点钱把它们的小水泥厂和矸砖厂改造了一下。别的就没有帮助什么大的忙。
    威远煤矿的前途比嘉阳煤矿还堪忧。它已没有啥地下资源,1992年时可采储量已不多,最多还能采15年。只有安排接替矿井来解决,搞多种经营在那个黄荆沟里没可能。
安息吧!长眠在黄荆沟山坡上的矿工们。省局领导、总工、各职能处室都很着急,也想了很多办法。后来在叙永搞到一个接替矿井,总算找到了条活路。
    现在威远煤矿有希望。最近看到了消息:“在国家大力扶持和各级政府的支持下,经过10余年的努力,四川蓉兴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和四川省叙永煤矿于2000年相继建成投产,威鑫煤业也将在2009年6月完成基建工作。至此,四川省威远煤矿发展成由威远煤矿、蓉兴公司、叙永煤矿及威鑫煤业等组成的跨四地市五区县的中型能源化工企业。主要产品有无烟煤、烟煤、元明粉(无水硫酸钠)、矿井机械、发电、精煤等。企业现有在册职工3111人,年销售收入1.2亿元,资产总额2.1亿。”尽管有困难,但威远煤矿现在还是有饭吃,有希望。
    让我们向现在的威远煤矿人祝福吧!
    长眠在黄荆沟山坡上的矿工们,安息吧!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