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我读诺敏河畔
  快讯:《诺敏河畔》赠书仪
  朱晓平:双人舞《把你带回
  祝玉妹:上海说唱诺敏河畔
  老牛:记《诺敏河畔》北京
  郝志宏:我读《诺敏河畔》
  《查哈阳知青网》致辞
  张蓓蓓:《诺敏河畔》首发
  张蓓蓓:《诺敏河畔》首发
  马莎:诺敏河畔的青春之歌
  周南征:《诺敏河畔—边字
  周南征:《诺敏河畔—边字
  乔燕平:诺敏河春天的回忆
  乔燕平:贺《诺敏河畔》新
  祝玉妹:众人拾柴火焰高—
  韩伯英:朝花夕拾忆当年
  董薇芳:清明时节怀念战友
  祝玉妹:“琴”动我心&n
  潘迪煌:书香缘有精神在
  祝玉妹:“太阳花”的拓荒
  祝玉妹:记《诺敏河畔》出
  周绍铭:欢迎网友来购书
  韩伯英:诺敏河畔书墨香
  杨利明:随笔(193)余
  陈素娟: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陈素娟: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杨利明:随笔(192)书
  俞琇珽:青春,我们一同走
  张俊玲:津门战友同赞《诺
  叶金厢:阿妈妮,我好想你
  叶金厢:昔日奋战北大荒今
  沈伟椽:本是同根生
  天津举办《诺敏河畔》首发
  杨利明:随笔(191)我
  哈市发书
  乔燕平:诺敏河畔知青的故
  乔燕平:雪花飘飘——祝贺
  祝玉妹:他在丛中笑——记
  杨利明:随笔(190)战
  梁秀伶:诺敏河,我们心中
  张石:祝《诺敏河畔》一书
  薛仲迪:我爱这土地——北
  周绍铭:《诺敏河畔》首发
  周绍铭:通知:上海55团
  祝玉妹:细节决定成败——
  周南征:照片《上海首发式
  杨利明:随笔(189)知
  沈伟椽:大会致辞和总结
  鲁野:这是我们的“精神宝
  庄正华:《永远铭记诺敏河
  张济生:天津举办《诺敏河
  潘迪煌:孕育
  隋凤富:《诺敏河畔》序
  沈伟椽:文选的价值在于真
  周南征:文选图片编辑感言
  鲁野:文选的框架与编排
  55团知青联谊会:祝贺词
  55团天津知青:祝贺《诺
  55团北京知青:共同的节
  武思吾:闪光的足迹
  祝玉妹:文选首发式将举行
  朱之琳:纸香墨润&nbs
  潘松鳞:感谢战友赠书义举
  刘玉玲:北京举办文选首发
  天津55团知青联谊会:通
  刘玉玲:通知
  祝玉妹:55团诺敏河畔知
  周绍铭:55团召开《诺敏
 
 栏目导航  首页-欢乐的诺敏河
祝玉妹:他在丛中笑——记太阳花小分队导演孙世濂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2-3-14 录入:顾龙 点击:1286
祝玉妹:他在丛中笑——记太阳花小分队导演孙世濂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2-3-13 录入:李余康 点击:33 
--------------------------------------------------------------------------------
 
祝玉妹:他在丛中笑——记太阳花小分队导演孙世濂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2-3-6 录入:李余康 点击:288 
--------------------------------------------------------------------------------
祝玉妹:他在丛中笑——记太阳花小分队导演孙世濂 
作者:祝玉妹 加入日期:2012-3-5 录入:知青 点击:15 
--------------------------------------------------------------------------------
 
    他在丛中笑。是否将“他”写错了?没错,我要写的就是他——55团太阳花小分队的导演孙世濂,外号“喇叭”者是也。
    2012年3月3日,在《诺敏河畔》一书上海首发式上,太阳花小分队为祝贺新书出版发行,演出了九个节目。观众们的掌声是献给台上演员的,也是献给幕后的导演孙世濂的。我们这些队员都知道,作为太阳花小分队灵魂之一的他,为小分队,为我们的节目所付出的心血,比任何人都多。演出结束,“太阳花”们簇拥着他合影留念,他在“花”丛中幸福地笑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08年10月28日55团上海知青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的会场里,当主持人介绍到他时,故意问大家:“他叫什么名字”?台下边笑边喊:“喇叭”!第二次见到他是在2009年9月,55团上海知青举办迎国庆,庆中秋的活动中,他在台上表演舞蹈,舞姿潇洒。演出结束,台下齐声喊“再来一个,喇叭”!为何叫他喇叭,我不得而知,后来熟悉了也不好意思问他。去年9月我加入太阳花小分队,在这半年时间的观察中,我似乎悟出了“喇叭”这个名字的含义。
    其一,他确实是个“喇叭”。在太阳花小分队里,他是我们的音响师,即DJ。每个周日,他总是早早地到了排练场所,将录音机安置好,所有节目的音乐,都由他播放。所有舞蹈的配乐,都是他在网上搜索、挑选、下载,然后拷贝给我们,好让大家回家抽空跟着音乐练习。他还教会我们将音乐下载到手机里,随时随地可以熟悉舞蹈的旋律和节奏。我就在想,“喇叭”管喇叭,绝了!
    其二,他确实像个喇叭。我发现他嗓门特高,在排练过程中一声“停”,我们大家马上会面面相觑,心里直打鼓,琢磨是否自己跳错了。还没想好,他已经说话了,指出我们的差错。这种高分贝的“停”字,我们不知听到多少次了。
    虽然他的外号叫喇叭,可他做事从来不是“喇叭腔”(上海话,意为不负责任),他一丝不苟,极其认真。在黑龙江时,他就是3营小分队的,有着丰富的文艺细胞和一定的表演基础。现在在太阳花小分队任导演,使他的才艺得到充分展示和发挥。有的舞蹈他在网络上先学会,然后教我们。他非常耐心,一遍又一遍地为我们示范,不厌其烦。有的舞蹈是他编创的,既要思考动作,又挑选音乐,工作量之大是不难想象的。他创作的健身竹板《自由飞翔》创造性地将健身舞和竹板融合在一起,增加了趣味性;他在编舞时加入了转身和腰肢的扭动动作,小裙子跟着节奏舞动起来,增加了观赏性,我们舞者的心情也随着音乐“自由飞翔”。为了这个节目,在教我们的过程中,他累得差点晕过去。他对我们严格要求,从不姑息迁就。在排练节目时,有时我们累了,见他的眼睛在看别人,我们的手就偷偷地弯曲了,下蹲动作就稍微弯一下膝盖。谁知他眼珠骨碌碌地转,我们的小伎俩都被他看到了,谁也休想蒙混过关。他大喝一声“停”!然后会说:“侬,侬,还有侬,错了啥地方晓得伐”?我们吐吐舌头,扮个鬼脸,重新开始,不敢懈怠。
    他不是“喇叭腔”,但却很有“腔调”(上海话,意为办事靠谱)。每个周五的傍晚,我们总是会收到他长长的短信,通知本周排练的时间、地点、排练内容和注意事项,细节问题想得非常周到。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短信在发送之前,他和队长潘瑛不知要消耗多少脑细胞呢。在我们的排练过程中总是会出现动作不到位、动作过头和不协调的地方,有时反复纠正也无明显效果。在黑龙江时担任副连长、回沪后在某企业担任领导的他,很有方式方法,会很策略地模仿我们错误的动作,还故意做得夸张点,话讲得幽默点,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当我们疲劳时,他会拿出非常好吃的零食,一一分发,这时,这位66届高中生的他和蔼得像邻家大哥。
    在这样一个集体中,你说太阳花们怎么会不快乐?难怪我们戏说自己:“进去辰光是知青,出来辰光变成知青子女了;进去辰光六十岁,出来辰光变成十六岁了。”当我们嘻嘻哈哈时,他又在丛中笑了。
                                                                          2012.3.5
作者55团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