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8)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13 录入:顾龙 点击:1977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8)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 录入:李余康 点击:98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8)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 录入:知青 点击:1 
--------------------------------------------------------------------------------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芝麻官认为:“关心群众生活,主意工作方法”,这可是毛主席的话。即使是在当时那种环境下,他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干部职工的生活很苦。
    供销处干部职工收入低。当时局机关的干部职工月均收入60元左右,而供销处的干部不到50元。工人就更低。为啥?因为局里的干部大多是大学生,而供销处的干部几乎都是中专生。供销处的干部多是三十岁左右的人,上有老,下有小,那生活怎能好得了。
    有一次,设备科的卢淑芳(女)等几人跟芝麻官去广旺矿务局出差。到机关食堂去吃饭时,芝麻官和其他的人是交了钱和粮票吃客饭,而卢淑芳则自己排队买饭吃。芝麻官拉她一起吃客饭她不干,卢说:“我习惯了”。事后芝麻官问她为啥,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卢说她要节省点钱买双皮鞋穿。卢淑芳是支护科黄在山科长的爱人,两人的工资不到100元,家有老小经济拮据很紧张,工作10多年,一个女同志连一双皮鞋也买不起!……
    干部职工住房条件不用说,德高望重的郭达书记和老红军住的是平房,处里的老八路贾处长、韩处长一大家人住的也是平房,谭泽阳和芝麻官以及局里的老八路住的是筒子楼,一般干部职工就更不用说。
    为了改善干部职工的住房,局领导想了很多办法,从1980年开始陆续建了几栋单元房。分配住房常吵架,供销处的干部职工更本轮不上。有一年局里分房,只有老八路韩处长分到一套房,为此芝麻官 还对同信局长有意见。同信局长对芝麻官说:“你看局里多困难,你就不会自己想办法盖点房?”
    芝麻官回到处里找财务算了账:每年可自主支配的房屋更新资金有10多万元,加上按规定可从留给的经营利润中提取的,加在一起每年有20多万元。他首先安排把成都仓库宽28,5米行车建起来,以提高吞吐能力挣更多的钱;再就是给重庆坑木站4万元把那个铁路涵洞修起来,让汽车进场,把坑木站搞活;其余的全部给干部职工建住房。
    这里还要说一下,为啥有留给供销处的利润?因为以前连年都是亏损20多万元,财政全给退库补。现在供销处每年盈利20多万元,上面不仅全不要,而且每年还给亏损退库资金20万元。芝麻官认为不能不要,但觉得有点怪。他反复琢磨明白了:原来煤炭部供应局管的像这样的单位几十家,只有四川局供销处一家盈利,其它的一年比一年亏的多。财政部只认总账,亏损指标拨给煤炭部自己分。又因为煤炭是主要能源,又苦又累又很穷,财政部一般很关照,给的亏损指标就宽松。供应局不能枪打出头鸟,四川局供销处的利润它全不要,而且20万的亏损指标照样给。
    还要说一下:其实国家财政也不是官僚主义,而是要放水养鱼。鱼养大后它就要发更大的财,为老百姓办更多的事,而且还给企业送个人情。它要将企业的利润全收光,就得交给国家计委去安排,不仅鱼儿养不大,它培养的税源也泡汤,就没钱为老百姓办好事,而且企业的人情也送不上。国家要是用将企业的利润全收光的人当财政部长,国家和老百姓就要招大殃。今天石油行业发大财,国家财政每年还按时拨付给它100多亿元亏损款。财政也不是傻子,它要石油留着自己去发展,做大作强,从而推动整个国民经济,各行各业大发展,它的税收收入就滚滚来。此事有人骂国家财政部。不管你怎么骂,它觉得一点也不冤,打死它也不改。至于石油现在搞垄断,应与财政无关,不归财政部管。
    供销处每年有自主支配的资金20多万元。那时钱值钱,除安排建行车和重庆坑木站那个铁路涵洞外,剩下的每年可建两栋五层8个单元80户住房。怎么来安排?得先给基层建。要是先给处机关建,下面就得闹翻天。于是1981年先给成都仓库和重庆坑木站各建一栋解决80户,1992安排给重庆滩子口仓库建一个单元解决10户,处机关在暑袜街建两个单元解决20户。上下都没有意见,局里更同意。暑袜街的房供销处只出钱,建房的事由局统一管。1983年又给成都仓库建一栋4单元解决40户,这样干部职工的住房就基本得到了解决。1983年暑袜街的房子竣工。因为供销处出钱盖的房由局统一分配,同信局长大概因为芝麻官听了他的话,出钱建了房,就特别指示:暑袜街建的房主要分给供销处住在暑袜街的人。这样,芝麻官和谭泽阳也分到了一套60多平方米三居室的单元房,从此不住筒子楼。
    本故事说的是那时的住房事。那时住房是公有制,10年“文化大革命”公住房不建,职工分啥房?省局在那时包括供销处在内仅用四到五年时间就基本解决了职工的住房,让寒士们俱欢颜,应该说是不错的。局领导也没有一个搞特殊的,寒士们不仅是欢颜,而且对局领导更是佩服。
    现在住房制度可不一样,诸君可别用本故事去比,但领导关心群众生活的精神还是要发扬。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