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金边农场场部记
作者:张强 加入日期:2011-12-1 录入:李余康 点击:2453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金边农场场部记 
作者:张强 加入日期:2011-11-20 录入:李余康 点击:248 
--------------------------------------------------------------------------------
 
                                 

                                 é£Žé›¨å®¶å›½å››åå¹´*回金边农场场部记

    æˆ‘们四个人,国生、天顺、和本地青年,砖厂老职工陈学礼的三儿子小陈,打一车自查哈阳总局出发,在平坦的大道上飞驰,两旁高高的树荫不断掠过,一望无际的农田在夕阳下呈耀眼的金黄色。车子不时地从一条条灌渠桥上驶过,渠水缥碧清冽,我们知道是从诺敏河分来的河水,仍然保持着东北江河的本色,看到这样的渠水时,我心中说,这才是北大荒的水啊。
    è½¦å­é©¶è‡³é‡‘边四队,通过一个大陡弯,大地从嫩江平原漫延到这里,形成逐渐加高的丘陵地貌,远望是一道雄浑的高岗,越过这道高岗,我的第二故乡遥遥在望了。
    è½¦å­åœ¨é‡‘边厂部缓缓停下来,我们走出车子,四处张望,心中就有梦幻般的感觉,我真的回来了吗?双脚踩在坚实的黑土地上,意识到我们真的回来了,路上一直缭绕于心头的那个念头又出现了,站在这里,必须向大地母亲坦露真实的心声,四十多年前,我真不愿意到这里来,六六年初中毕业时,已经准备好了功课,力争考个好高中,将来上个好大学,是那位伟人巨手一挥,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将我夹裹到这里来的,摸爬滚打生活了十年后向这片土地告别时,我像许多知青一样发了大誓言,从此离开,再也不回这里来了。
    ç„¶è€Œä¸‰åä¸‰å¹´åŽï¼Œä½ ä¸ºä»€ä¹ˆåˆå›žæ¥äº†ï¼Œè€Œä¸”是那样迫切?
    åœºéƒ¨çš„格局一如往昔,一霎时,我觉得时光在这里凝聚,不过如同视频镜头剪接时,将两个时空的片子用谈化效果处理一下,接在了一起而已,我还是那个当年戴着个眼镜的呆小伙儿,一切都是那样熟悉,东面是通向金边五队的大道,商店就在道北边,眼光向北移,是通向二队、六队的大道,西侧,通向加工厂、工程连,通向我们老一队,情景一如既往。
    äººçš„心绪是非常奇怪的,离别北大荒重返天津多年来心中出现最多的场景,不是当年流着辛勤的汗水战天斗地,轰轰烈烈的往事,而是六八年刚到老一队时的初冬,各地来的知青陆续到来齐聚于此,一天清晨,大家刚刚起床,林玉江,一位哈尔滨知青,惊慌地跑进屋,大声说我遇见狼了,大家以为他开玩笑,林玉江说你们不信来看,让大家看他的两个肩头,兵团战士的黄棉袄上,一边一个大大的爪印,大家都愣住了,林玉江描述着,早晨出门上食堂,觉得背后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是谁和他开玩笑,于是不耐烦地朝后打了一下,去去!那两只手离开了,林玉江也感到这两只手是毛乎乎的,浑身一乍,急转过身来,发现一只“大狗”蹲在他的对面,林玉江克制住紧张心情,向这只“大狗”跺脚大吼,大狗一双绿森森的眼睛,默默地盯住林半晌,才悻悻地转身离开了。突然间林玉江意识到,这不是狗,狗是不会做出从后背搭在人双肩的动作的,冷汗一下子流下来。正巧我那时刚接到过家信,爸爸在信中嘱付说,你们那时传来消息说有知青被狼吃了,要千万记住遇狼不慌,老爸说向人打听过,狼可能从背后搭在双肩,你一回头便咬住喉咙之类云云,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离我们这样近!就是这个令人心惊肉跳的记忆,让我下车伊始,不自觉地要去找到我老一队的宿舍,按照旧有的位置感,一下子就找到了老一队的房间所在,当初没有院墙,现在被一道院墙包围,但是一眼就看出这是我们当初的宿舍房,出大门就是通往场部的道路,按照当年的位置,我还确认了林玉江逢狼遇险冷静逃生的地点。
    å¦ä¸€ä¸ªå°äºŽå¿ƒé—´çš„,是梦境,返城后经常出现一个梦境,我从团部的宿舍迷茫茫的走出来,向东头的家属房走去,那房子大片片的,有砖房,还有马架,一座砖房的门前,孙柏苍,我的连长,站在门前热情地招呼着,快进屋,屋里炕上,已摆上了酒盅和烫在碗中的小烧酒壶,糊好的土豆苞米......后面的梦情似乎总是在梦中清楚,醒来消失,好像是一起去做什么工作,或是找什么人一起商量什么事,有时这个情景倏然就变了,变成睡在宿舍的大炕上,被沉重压着:我不是已经返城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呢?于是乎心中沮丧,近乎绝望,一直至被这种感觉折磨至醒来,睁愣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噢,我现在是躺在天津的床上,而那种沉重感却很难即时挥去,我问过其它兵团的伙计们,没有想到好多人都做过与之类似的梦。
    çŽ°åœ¨æˆ‘就沿着这个梦境,寻找我的宿舍和家属宿舍了,但是现实与梦境真的有了差距,房屋多了,好像把我们的宿舍包围了,远处家属宿舍区也好像面积扩大了,夕阳西下,无暇细细地查访,遗憾之余,向东面仰望,看到了团部的大礼堂,也是我要访问的重点之一,于是顺着旧路走到大礼堂来,礼堂轮廓依旧,但是已失修破旧,到礼堂看节目,是当初精神生活极度贫乏时,最为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人们从各个连队蜂涌而来,舞台上宣传队的小伙儿姑娘们,为人们献上一台台精彩的节目。
    ç¤¼å ‚西侧,是被人们脚步踩压得平平实实的大广场,那时节电影队在此放电影,青年男女,老人孩子都在这里相聚,观看文革时仅有的几部片子,却兴致勃勃乐此不疲......
    æ­¤æ—¶æˆ‘惊奇地发现,如今这个大广场,除了被新平房占据之外,大片的空地都生出了高大的野草荆棘,它们从坚硬的地壳中生出,却是那么葳蕤茂盛,深绿的颜色,透着凛然与钢毅,决不是我当初在草甸上看到的柔柔的羊草,也不是每到秋日老职工们到甸子上挥舞搧刀收割的柴草,这样的植物好像在兵团的十年中从来没有见过,让人看得有些胆怯,以致我下了台阶向东走,走向当年的团部时,还怀着探究的心情,回头不断地望着这野草荆棘。人走了,野草自会来占据,而且占据得那样彻底,这是怎样的一种自然规律。
    å›¢éƒ¨çŽ°åœ¨æ˜¯å†œåœºç®¡ç†ä¸­å¿ƒï¼ŒåŠžå…¬å®¤ä»åœ¨ä½¿ç”¨ï¼Œå´å§‹ç»ˆæœªè§ä¸€äººï¼Œæˆ‘们走在长长的廊道里,脚步发出咚咚的回声,想从廊道尽头拐弯看看团部的全貌,尤其想去看看当年的食堂,那时我们常找我的老同学,管理员大周,在那里“掫上一顿”,喝一顿小酒,海阔天空侃一通,才发现两端均被砖墙封住,小陈告诉我们说,由于现在农场事务少,用不了这样多的房间,所以封上了。从廊道门窗看团部的内套院落,同样也生出了高大浓密的野草荆棘,可见人迹罕至。当年,是现役军人们来此后,建起了这处管理机构,这里成为团部的政治与管理中心,各个处室,将整个办公大院占据,人来人往,匆匆忙忙,一派兴旺景象,这一切都化为过眼烟云,真是物是人非啊。
    èµ°å‡ºåŠžå…¬å¤§é™¢ï¼Œæ¼«æ— ç›®æ ‡åœ°åœ¨é“上走,安静,静得让人心里发毛,成了这里的主旋律,难得遇上几位迎面走来的带着孩子的少妇、姑娘小伙儿,都是陌生的面孔,向我们回以微笑,那是我们所熟悉的,朴实的,略带羞涩的笑容。向他们打听陈年往事,回答是不知道,这才意识到时空的巨大距离,三十多年时间流逝过去,今天遇到的年轻人,当年不是小疙子,就是还未出生,在他们眼中,我们肯定是一群陌生的老人。当年的老职工战友们,竟然始终未逢一人,时隔三十余年,他们都在哪里,如果没有遇到故人们,这次返回金边农场还有什么意义吗。觉得心中落落若失,那种感觉又出现,我们为什么来,我们来这里寻找什么?
    éƒ½è¯´çŸ¥é’离开后,兵团就变得空空荡荡,这次前来真的是眼见为实了。在我们兵团生涯的后期,一切扎根边疆类反帝反修之类的豪言壮语,早已苍白无力再不具有号召力,招工上学返城离开这里逐渐成为知青的暗中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奋斗目标,三十多年前那次知青大返城大撤退,才是发自人们内心的惊心动魄的一致大行动,我们返城之后,又有现役军人从这里的大撤退,本来我以为兵团之所以衰落,是这两次大撤退所致,其实,真正的大撤退还在其后,这真正的大撤退应是本地职工,尤其是本地学子们的大规模的离去,记得某位本地子女曾经和我们说,知青大哥哥大姐姐们,你们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礼物,就是让我们知道了外部世界。
    ä¸ç”±å¾—想起当年在金边五队冬天挖河渠时,时间大约在七三年左右,那时正有某市前来进行知青招工的消息,一组人边挥镐刨土,边聊着这个消息,一位姓李的本地青年,突然扔下镐头,大声唉叹,“为什么要有城里人,又为什么要有乡下人,我也要进城去!”说完后,仰天大喝一声,面朝天躺倒在地,当时无论知青,还是本地职工,都哈哈大笑,意其想入非非。未想到时光造化人,此后的三次大撤退,都让这位李哥们的预料成为现实。
    åˆšæ‰åœ¨è½¦ä¸Šå°é™ˆè¯´é“,他的几个同学从咱们场部学校毕业,都考至齐市,哈市,离别多年未回过这里,许多人都是举家迁离,有的同学给他来电话说,一定要回来看看,终于回来,一看却落泪了,说再也不想回来了。
    å°é™ˆä¸è¿‡éšæ„ä¸€è®²ï¼ŒäºŽæˆ‘却是强烈的震撼,本地的后代正在重复知青当年的心路历程!当地的青年再也不想回来,而我们知青在耳顺之年时,又迫不及待地赶回来,我们为什么回来?这个疑问从小陈无意一言中,突然得到了解答,原来我们内心中,经过了四十多年之久,从来没有把这一段经历放下,人生的老年,已经驶入了一泓平静的港湾,在心境已经能够达到波澜不惊的时候,需要将自己的那一段经历做一个客观的归纳,这个归纳只有回到这里来才能做出,而且真的做出了。今天才真正领悟,无论知青,无论当地人,无论军人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都是生而平等,都会要求美好向上的生活,而这样简单的道理,只有到四十多年后才真正搞明白,四十多年前的那场轰轰烈烈影响如此深远的运动,无论对于知青、还是对于本地职工,都是违背了客观规律,违背了普通人的心愿的,而此后的三次大撤离,才是顺应了普通人的要求,顺应了民意的,无论多么大的权威,也无法与普通人的意志抗衡,正如人类无法和大自然抗衡,广场上自行生成茁壮的野草荆棘一样。这个花费了巨大的社会代价才得来的教训,应当成为后世之明鉴。而我们的团部,以及我们众人在这里的经历,都是共和国前进历程中的一个小小的驿站,一个写着具体数字的里程碑,虽然小的好像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却能清晰地反映那个时代的一个侧面,先前我曾从天津给农场总局写信,建议保留六十七团团部,保留老职工、军人们和知青们的历史遗迹,现在,我的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我相信,离开这里的本地青年们,未来也会像我们一样,回到这里来了悟人生的道理。
    
    å…µå›¢ä¸€è¡Œï¼Œæ¿€åŠ¨å¿ƒæƒ…久久难以平复,写诗一首,以志此行心愿。
    æˆ‘在莽原我在川,
    é»‘土殷殷诺水蓝,
    è€æ¥å¯»è¸ªå¿ƒæˆšæˆšï¼Œ
    é£Žé›¨å®¶å›½å››åå¹´ã€‚
    
    åŽè®°
    å…¬å…ƒäºŒ0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与六十七团砖厂的众位战友回到阔别三十三年的兵团旧地。
    26日在齐齐哈尔受到王雅文一行热情招待,27日众人又在王指导员指引下自齐齐哈尔出发,沿途受到现农场总局隆重欢迎,嗣后去太平湖渔场访旧,重见太平湖之秀丽风光。然而本人最为挂牵的还是我的第二故乡,查哈阳金边农场。因家中有事,第二天必返,国生,天顺二人也因事必在第二天赶回天津,所以离开太平湖后,三人与砖厂老职工陈学礼的儿子小陈一起打一轿车速速奔向金边厂部。其后遂有上述作品。

                                                         å¼ å¼º
                                                  2011-11-20 æ™š9时搁笔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