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作者:王莲珍 加入日期:2011-5-14 录入:顾龙 点击:2500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作者:王莲珍 加入日期:2011-5-3 录入:顾龙 点击:163 
--------------------------------------------------------------------------------
 
王莲珍: 重返查哈阳随笔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1-5-2 录入:知青 点击:6 
--------------------------------------------------------------------------------

                           重返查哈阳随笔 
        
王莲珍

     “风浪之舟”驶进平静的港湾,我们共和国的同龄人已到了花甲之年,退休的日子,让我们多了自由支配时间的空间。每一次知青聚会又勾起我们对连队生活的无限思念,共同的心愿促使我们二次组队,前往第二故乡—查哈阳。到农场看变化,回连队解乡愁,我们用相机聚焦欢乐的瞬间,我们用内心感受知青与职工间浓浓的黑土情。当我看到连队的老邻居-小丽,很想用文字叙述我俩之间的交往和她的目前的状况,也想用笔来描述查哈阳农场变化和发展。 
      当我拨开挡住视线的枝蔓 ,记忆的大门缓缓地打开,北大荒的一情一景展示在我的眼前。一九七六年底 ,经数年爱情长跑,我在农场结婚了,丈夫也是上海知青,家就安在50团8连。
      这是一栋四户人家的新砖房,除我一家是知青外,其余三家都是连队老职工。 结为邻居的四户人家,关系融洽,大人小孩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教我们种菜养鸡,他们的小孩亲热地称我王姨。尽东头老杨大闺女杨洁是个护家好孩子,左邻牛福有三位淘气小男孩,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右邻机务副连长的四闺女——小丽。 
      小丽聪敏机灵,在班级读书品学兼优,那年她十一岁,小小年纪的她是因我们是知青,语言,生活习惯等方面与他们不同,好奇地走进我家。从相熟到相知,她成了我农场的好邻居。做完功课,她喜欢到我家串门,她渴望了解知青,了解农场以外的其他生活。她看一看我家在农场打的新家具,丁字形独脚台,捷克式的五斗橱,有靠背的椅子,三五牌台钟,交直流两用收音机,以及色彩绚丽的丝绸被面。她以孩子的眼光问这问那,时间长了她向我谈了她的学习,谈了她的同桌,谈谈她家菜园子,谈谈她家的姐妹兄弟。我耐心听着,有时也跟她讲一些上海所见所闻,让她尝尝上海带来土特产。
      记得有一回,她认真告诉我,说她爱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爱听著名播音员夏青葛兰的播音,并说她是他俩的忠实听众。我很吃惊,这话出自一个孩子之口,况且又是边疆农场女孩。正因为她强烈求知欲,在文化沙漠的年代,是靠这收音机来了解外部精彩世界。在农场的安家的日子是枯燥而又单纯的.远离父母,兄弟姐妹,只有上班下班,柴米油盐,洗衣做饭. 是四邻八舍串门聊天,为我的农场生活增添了乐趣和宽慰.入乡随俗,抱团取暖,让我度过了那难忘的岁月。小丽的到来,让我多了一位可以闲聊的忘年交。我会为她翻开我的相册,一一介绍照片中的人物和背景.那是我的父母,同学,弟弟妹妹.那是上海外滩,高楼,公园及假山.她也会不解地问我,上海能见到大海吗?你们喝水要压井吗?我不厌其烦,耐心解答.我说:“我们那里多数人家,家中几乎没有盛水的大缸,用水,喝水只要拧开笼头水就哗哗流了出来”,那年学期结束,她兴高采烈地告诉我,语文,数学考了好成绩,名列班级前茅,我由衷为她高兴,并拿出两本连环画和一块新手绢,以资鼓励,她翻着《草原英雄小姐妹》、《李双双》等礼物爱不释手,高兴地哼着歌儿拿回家去. 转眼到了七八年六月,我的孩子已会独坐并想爬动了。而丈夫工作已调到离家近二十里的营部教书,隔几天才回家一次,我既要上班,又要解决娘俩饮食问题。这时小丽主动向我提出,要帮我看一会儿孩子,我很感动,小小年纪的她,那么善解人意,急人所急。但我又怕影响她的学业,就委婉回绝了她,她再三要求,我只好提出你必须做完功课,做好你父母给的家务,我出外抱柴禾时给我看一看孩子就可以了,这样大概有一个半月时间,她成了我的好帮手。 
      那年八月,我带着孩子离开连队到上海去生活,临行告别小丽,告别众多农场职工,并希望小丽好好学习,快快长大,她含着泪花,依依不舍,一路送了很远。 知青返城大潮涌来后,我们回到了上海.工作之余,常想起连队生活,想起连队好邻居小丽。总以为上海和黑龙江两地相距遥远,恐怕难以再回连队。
      几回回在梦中回到黑龙江,回到连队,见到那里的人们,醒来才知那是一场梦。是那片魂牵梦绕的黑土地,在特定的历史,特定的年月,以宽阔的胸怀接纳了我们。曾经和那里的人们一起工作、生活过,我们之间有难以割舍的情结。春去秋来,年复一年,这期间因工作的压力,通讯的不便,住房的搬迁等等原因和小丽家中断了往来,但我和小丽彼此都把对方记在自己心中,分别愈久思念愈强烈。
      前几年在一位热心知青帮助下,我们恢复了电话联系。电话那头她告诉我,她已成家生有一子,儿子已十多岁了。平时生活在查哈阳农场总部,并在那里开了一家饺子店,丈夫是跑客运的。她很时尚,会用QQ聊天,那天我们通过视频作了进一步长谈,视频中看到她已从一个孩子变成三十七八岁的漂亮妈妈,而她看到我们已是皱纹爬上额头,两鬓出现了白发的老年人了。 她经营饺子店人比较辛苦,营业时间长一般忙都到晚上九点,九点以后我们有时上网聊天互相问候或网上留言。 
      2008年夏天,怀着对第二故乡的眷恋,我们连队十多名老知青结伴重返查哈阳,重返八连。我终于见到了分别三十年邻居——小丽了,我们流泪了,这是喜泪,我见了她的家人,在连队我喝一口深井水,尝一尝刚出锅的油饼,捧一把肥沃的黑土,看一看黄蒿沟平静的流水。我们和老职工聚餐、合影、长谈,思乡之情融化在我们交往中。小丽告诉我,她已转产,全力以赴在经营一家农药店。她带我们参观了她的农药店及仓库,她又告诉我们她买了新房。我对她说,你经营农药店,有那方面的知识吗?她说:“我有专业老师培训及业务指导,每年有一次在外地举办的行业大会,我会积极参加,有机会向同行学习,目前经营业绩还不错,竞争激烈,还经常送农药到田头。” 
      2010年夏天,我们知青分别从各地赶赴天津会合,再一次重返查哈阳,得到消息的小丽和老职工们期盼着我们的到来。几天后,我们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
      结束了几天集体活动。那天晚饭后,我和丈夫把空余时间交给了小丽夫妇。首先参观了她的新居,这是一套位于底楼商品房,宽畅明亮,室内装潢新颖,煤(罐装煤气)卫独用,家用电器齐全。如彩电、冰箱、微波炉、电磁灶、太阳能等等。装潢设备和上海中等人家相比豪不逊色。房屋前一半是营业用房,后一半是她的住所。目前农药店已由儿子经营。她和丈夫在查哈阳总场,从事驾驶员培训,车辆保险工作,办公室里安放着几台电脑,并利用自家空余场地设柜销售旅游鞋。看了眼前的景象,我感触很深,小丽能有今天的生活,是她十几年勤劳致富的结果。想想小丽的童年,她家共有七个孩子,全靠她当机务副连长的父亲赚钱养家,母亲是一个勤劳善良的家属工,生活比较艰辛.真是这样的生活背景,使她在日后的事业中,经历了创业、竞争、发展的艰难。靠党的改革开放的政策,经营思路的灵活,一步步把事业干得红红火火,自身价值得到体现。从她家出来,我们坐上小车,没几分钟就到了总场的中心广场,下车后去感受那里的广场文化。只见舞台前人头攒动,舞台上歌声嘹亮。在广场的一角,一群身穿彩服的老年人在音乐的伴奏下,扭起了东北大秧歌,那舞姿热烈、欢快,极具地方特色。我们也被这欢乐和祥和的景象所感染。而在广场的另一空地上,不少孩子穿着旱冰鞋,像飞燕一样,来回穿梭。然后坐上小车,继续欣赏查哈阳总场的夜景。经过数代查哈阳职工开发建设,眼前的查哈阳总场现已是当地政治、经济、文化、商业中心。马路拓宽了,高楼耸立了,城区变美了.街道两旁商店林立,如超市,酒楼,各类专业店,洗浴房等。夜幕渐浓我们那辆小车左拐右转,驶过街道,驶过别墅区,驶过尚在兴建中的建筑工地.。我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今日的查哈阳吗?小车足足开了半个小时,终于在一家饮品店停了下来。我们几位在那里吃着炒冰果、喝着梨汁、嚼着开心果、瓜子,聊聊查哈阳的昨天、今天。我们谈到我们原来的连队,现在有的房屋还很陈旧,家属区内路况也不平整。希望老连队的建设,在总场统一规划下也有新的发展,当晚我们在小丽新房内留了一宿。
      第二天分手时,小丽送我一幅她千针万线绣成的十字绣,只见那白色的底版上绣着绿色的竹子,几朵彩色的牡丹,一行醒目的黑色魏碑体《家和万事兴》五个大字,这是小丽美好祝愿。这“家”是我们的国家,是农场大家,也是我们各自的小家。三十几年的改革开放,国家已建设得繁荣昌盛,农场也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一业为主多种经营。查哈阳大米闻名全国,部分还出口到国外,真正成了国家商品粮基地。同样在农场搭建的平台上,小丽她们的事业也搞得有声有色。
      小丽是一个平凡,朴素,坚毅,乐于接受新事物的农场年轻职工。我们叙述小丽的故事,是让大家看到一个农场职工子女与知青间的几十年真纯的友谊,我们关注小丽,就是关注查哈阳农场大多数新职工的生活和现状,关注查哈阳农场的昨天和今天。我们祝愿我们的第二故乡查哈阳农场明天更加灿烂辉煌。 “风浪之舟”让我在那片土地停靠了十年,让我认识了小丽和那里的人们,是上山下乡,让成千上万个知青在学农活,炼筋骨的同时,带去了城市文化。不同的文化在那里交流、碰撞、融通,知青为当地文化发展出了一份力。
      在十年时间里,我们融入了当地的生活,了解了东北农场的民情,经历了冰天雪地大自然考验,艰辛的农业劳动,又锻炼了我们的意志。 面对远方的那片黑土,我们思念未尽,一生难忘。那里曾是改变我们命运的地方,那里曾是我们挥洒青春热血的地方,那里是我们第二故乡,那里有我们熟悉的人和事。
                                                                                              

                                 王莲珍    原50团2营8连上海知青  
                                                  
   老秦转录                          2011-5-2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