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到连队(附视频)
作者:马莎 加入日期:2010-8-31 录入:李余康 点击:2419
 作者:马莎 加入日期:2010-8-19 录入:顾龙 点击:244 
--------------------------------------------------------------------------------
                                 重返北大荒(五)回到连队
                                                                   原五十团 十二连 马莎
        7月31日,第四天。
        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31号早上,吃过早饭,我便让小聂送我去车站,我说:在总场该看的都看了,要抓紧时间回连队看看。
        路上,小聂告诉我,我一会乘的车,是原连队、当地老职工、机务排小包媳妇家的,他家买了两台客车,承包了总场到二营方向的客运线路,每天从二营到总场,往返二次,途径十连、十一连、营部、九连、八连,然后反过来,接人再往总场送,这几个连队和营部,在公路旁成一条直线,正好沿途上下客。 但每天早晨6点钟的头班车,会开进十二连一次,接人后,送去总场,其他时间,不往十二连里面开,只停靠在公路边的营部。
        我们在村里走访时,有看到青年人,或上了岁数的人,骑摩托车或自行车在路上行驶,进十二连,光靠步行,确实是要走上一段时间,有个别人家有小汽车,很少。
        小包媳妇,名叫郭凤兰,我们叫她小郭,今年62岁,家里的两台车,小郭和她媳妇,一人管一辆。
        当年,小郭在家属队干,与我熟识,那时,她还没有孩子,在女人堆里,属壮劳力,很能干。
        和小聂赶到汽车站,一看,正好是小郭的车,这车是一早从二营开来的,等9点半再往回开。我和小郭两人很快都认出了对方,我掏钱买票,她不要(6元钱),等发车的功夫,小郭给我说起了连队的事情,先介绍了开车的是她的儿子,和一旁的小孙子,再介绍说连队的家属妇女,搬走的、去世的、已人数不多,她自己的家也安在了营部、在路的东边, 原营部办公房的前方。
        她说:老职工牟允珍一早坐她车到的总场,老牟不知道我们来。后来老牟得到消息,从总场赶回连队,与大伙相见,一直陪着大伙,直到我们第二天离开查哈阳。
        从总场到二营3、40里地,半个小时的路程,车到了二营营部,小郭领小孙子与我一起下了车,他让儿子继续前行,要陪我转转。
        公路上,除了与我一起下车的几个人,几乎没有人,上午10点,我回来了,回到了当年我们毫不留恋地离开,今天,却又魂牵梦绕地想着它,被知青称为第二故乡的地方。我定了定神,在路中央,睁大眼睛,打量四周,太阳在头上照着,湛蓝的天空下,大地一片盎然,会不时地刮来一阵微风。我急切地寻找着记忆中营部商店旧址,因为它连着一条回十二连的路,似乎找到它,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可是变了,一切都变了,营部再也不是记忆中,一座商店,几座办公房子、工副业连的宿舍和家属区等可辨的景象了。光是回十二连的小路,从东往西,平行于原来的那条小路,就有4、5条路,这些路,都是土沙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宽窄不一,沿着这些路往十二连走,路两边房与房,除了隔着自留地,一栋连一栋,中间也有断开的南北走向的小路,十二连和工副业连已连成一片,从营部一直连到原十二连的场院边,后来我才弄明白,实际上是每一排房子前,都开了一条路。每条路都通营部。
        而营部,沿南北公路两边,在原办公房旧址、和商店旧址往南,一排排新添了许多房屋、也还正在向东南边扩展,路边,有私人经营的一家饭店,营里来的客人,都在这里吃饭,我们也不例外,事先分场领导就按排好了中午的饭,放了四桌。
        还有一家小买店,里面东西不多,大都是吃的东西,方便面、啤酒、火腿肠等,在连队中,我也看到有一家个体小卖店,小规模经营。这里人们平时采购,一般都坐车去总场,交通方便,东西也多,当天去,当天回来。
        新的场部办公址,在原旧址办公房那侧,新房里外都十分宽敞气派,大部队到来后,先被领到那里去参观。
        在路边,我碰巧遇到了大老黑家的三个姑娘,她们听说是十二连知青回来了,自报家门,说是大老黑家的孩子,正好我离上海时,桂英托我去看看大老黑,我向她们转达了桂英对她们爸爸及家人的问候,她们说:爸爸已经不在了,她们还记得小时候,桂英阿姨,每次探亲,从上海回连队,都给她们带糖,如今她们都已长大了,十分想念桂英阿姨,一定要我带个好,留下了联系电话,我给她们也照了像,姐妹三人因要到总场去,就向我告了别。
        小郭问我,到谁家啊,晚上住那啊,上她家住也可以,我说,先到沈根娣家。
        沈根娣是上海知青,老公是原农场当地青年,在农场安的家,生有二个女儿,女儿都在上海安了家,她先我们几天,从上海回到了她在农场的家,等着我们,事先,我一直没有与她联系上,也想,到了连队找她也不迟。小郭说:沈根娣家在大西边呢,挺远的。我一听说远,也不认识路,就想时间还早,先在营部转转吧,想看清楚营部,还真需要点时间。也许有人听说了,我要找根娣,就马上去给她报信了,根娣后来说,她到处找我,以为我失踪了,我也不知道她在找我,辛苦根娣了。
        小郭领我看了商店的旧址、营办公房旧址、和路边马大荒家,大荒不在家,我让邻居看住狗,进到了大荒家院里,看到大荒家养的一群羊等,这里家家户户都有院子、都围起来,旁边有自留地,院子里有狗,那家也不敢随便进,正看着呢,手机铃响了,一听,是陈毓生打来的,说:还有半小时,大部队就要到达营部了,问我在那呢,我说在营部,等着你们。
        放下电话,觉得不对劲,指导员不是说,先回总场吗,小聂因此没有跟我一起回连队,在总场等着大伙,我以为听错了,又把电话打回去,陈毓生说,计划变了,为了不走倒头路,就决定顺路先回连队,再回总场住宿,打电话通知我,一直联系不上,无意中,他用自己的手机试拨,总算打通了我的电话,碰巧,我提前回到了二营,可是小聂却因此没来。
        也因此我们回连队时,少了一个向导,连队的各处旧址,我都没有找到,有说这的,有说那的,原来的房子,都被分割成一家一户,都一个模样,各家各户门、窗、墙,都被正长着的自留地里的植物和各种各样的围栏遮挡着,那户都靠不到跟前,视线所及,不成片,只见红色的屋顶,我和小聂、徐兵在一起盖的一排新房,都没找到,来到连队场院边上,想对照场院,找到连部,可旧场院已经不复存在,眼前是一片平地,已经被浇灌成大片平整的新水泥地,这里将建成一个2.7万平米的新场院。
        可比对的旧址没有了,我有点茫然,想找到原来的食堂、连部、宿舍,是不可能了,房前屋后,到处是植物和围栏,你分不清那是那,就是告诉你那里是,你进去看,也没有了旧日的痕迹,都已改变了模样,变成住家了,进屋都先是灶房,然后往里是炕、水泥地,家家差不多。
        队里领导告诉我们,不久九连的住家,也要合并到十二连来了,有愿搬去总场住的去总场,九连旧址将变为耕地。
        下午2、3点钟,太阳火火的照着,我和战友们三五成群,各自在村里转着,从东头营部走到西边场院,又再走回来,各自都有收获,碰到了一些老职工,张献民、张德生、等等。
          听说,原机务排的大老孟生病,瘫痪在床,战友们都前去探望,大老孟张着嘴,啊啊的,发不出声来,眼睛红红的,年轻时的大老孟,与我们知青关系很好,思想开放,很谈的来,可是眼前的大老孟,却再也不能与我们对话了,他靠媳妇伺候,活着,是那么的不容易。
        我们还到了根娣家,她家的布局,与大多数人家一样,厨房、二个屋子,屋里、院里,干干净净,根娣真是个勤快人,当天晚上,大荒给住在根娣家的吴佰等,杀了一只鸡,小鸡炖蘑菇,香喷喷,可惜,我们没吃到。
        中午,原来的连长徐检等一帮老职工,和分场的二位领导,与指导员和我们一起吃的饭,饭后,我们下连队,指导员他们就在饭店里与老职工唠嗑,等着我们,下午,3、4点钟,我们告别了徐检等老职工,与指导员一起乘车回到了总场。
        吴佰夫妇和亚娟夫妇当晚住在了连里根娣家。
        回连队结束了。
        http://player.56.com/v_NTQyOTcwOTE.swf 
 

观看此电影需安装RealPlayer。
下载到本地硬盘。右击这里,选目标另存为。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